繁体版 简体版
43看书 > 武侠 > 我可以拿走你的触手吗? > 第44章

小女孩手里,拿着一个圆圆的球形小玩具。

夫妻两人都是绿的,可是扫描到小女孩的时候, 扫描仪是红色的。

陈开手里的枪指向了小女孩。

女孩母亲愣了一下,连忙蹲下把女孩抱紧, 大声道:“不可能,一定是仪器出错了,我一直和我女儿在一起,她根本就没接触到雨水!”

女孩的爸爸也说:“对对对,同志,我们一直在一起,就算被感染,也是我们先感染……”

陈开闭:“……”

这时,小女孩面前突然出现一根触手。

她似乎没见过这东西,并不觉得恐惧,露出可爱的笑,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摸触手。

然后,触手毫不迟疑的扭断了她的脖子。

小女孩的身体在触手的托举下,缓缓躺到了地上。

她的脸上,还带着可爱好奇的笑容。

“啊——!”女人愣了一下,抱着头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

她想去抱女儿,可是城卫军的人强硬的把女孩的尸体抬走了。

女人抬头,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沈祭月。

“是你!”女人指着他,颤抖着牙齿说,“你这个冷血的杀人怪物!你不得好死!怪物!你不得好死!”

女人一边骂,一边被城卫军的人拖走。

陈开语气艰涩:“少校……”

沈祭月回过头来,状似十分不解的说:“每次都要骂我不得好死,好像他们能杀掉我一样,也不换个词……”

一根触手捡起小女孩落下的球球,上面,还有残留的红色痕迹。

地面上的水渍越来越多。

陈开穿上城卫军送过来的防护服:“少校,您也穿一件吧。”

沈祭月的触手皮很厚,许沫沫的菌丝都伸不进去,虫卵想要钻进去当然更难。

但是他上半身和其他觉醒者没有什么不同,接触到雨水,虫卵很容易就能寄生。

沈祭月没有逞能,也穿了一件防护服。

只不过下面被触手撑破,只能勉强保护上半身,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负一楼的人全部清理一遍,他们去了一楼。

这会儿外面的雨水已经有半米深,一楼也快速的被淹了。

所有人继续往上跑。

城卫军切断楼层之间的通道,禁止人员流动,沈祭月和陈开开始一个个的排查医院里的所有人。

“砰!”

“砰!”

“砰!”

枪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被抬走,送进焚化炉。

他们或许是谁的孩子,谁的母亲,谁的丈夫,谁的妻子……

过了有一个小时,陈开给谢臻汇报:“谢处,第一医院已处理完毕。”

谢臻:“去下一个地点,C区居民楼23号。”

陈开:“是!”

沈祭月和陈开又立刻去了下一个地点。

这时,外面的积水已经有一米深。

红色的混浊水面上,不时飘过没来得及打捞的人类尸体。

可雨势非但没有减小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

猛烈的雨声中,枪声此起彼伏。

23号居民楼就在医院对面,两人上了一搜皮划艇朝对面划过去。

到半路里,路两侧的路灯突然全部熄灭了。

“卧槽!停电了。”

哪怕早就知道,这么大的雨电力系统很快就要崩,陈开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声。

沈祭月皱眉,用手环拨了一个电话。

“少校,”狂风暴雨中,少女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又轻又柔,不疾不徐。

沈祭月:“停电了吗”

“嗯。”

“实验室有自己的发电机,让陆扬去处理。”

“好的。”

“……实验室有什么事情吗”

“哦,有的。”她一副刚想起来的样子,“袁琦博士也感染了。我正在切掉他的头……”

事情要从沈祭月刚走说起。

处理了田东的尸体,大家决定去清点一下各种物质。

这雨比想象中大得多,照这样下下去,用不了多久,不仅是地下室,一楼,二楼,甚至三楼都要被淹没。

再加上有些建筑年久失修被冲塌,地下土壤被雨水冲走形成大规模的地面塌陷,甚至是远处山上形成泥石流……再加上最可怕的纳蚊卵。

三天

三十天都解决不了问题。

大家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

把所有的物资清点一遍,发现实验室里储存的东西只够大家用一个星期。

尤其是淡水,只够用五天。

就在这时,袁琦博士打过来内线电话,让所有人都过去找他。

许沫沫跟着大家下楼,推开门,就看到地上掉落着一整条左臂。

左臂的肌肉里,已经能看到有无数的虫卵在蠕动。

袁琦博士坐在旁边的椅子里,脸色惨白。

可是他的表情依旧冷静。

他并不怕死,可是他才刚遇见那个神奇的菌丝。

他还什么都没有研究出来,他连那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这时候死了,会死不瞑目!

袁琦博士对大家说:“我不小心被寄生了,我砍掉了自己的胳膊,但是还是有少量的虫卵进入了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很快就要被虫卵吃空了……”

他咳嗽了一声:“但是我查阅过纳蚊的资料,纳蚊是在最后才会侵蚀大脑和神经的。而且我的畸变方向是大脑,我的大脑和普通人的大脑不同,可以直接从培养液中汲取营养。我要你们按照我的要求,把我的头颅取下来,放进培养皿中。脑机接口技术是人类研究很久的技术,相对已经很成熟了。把我的神经末端连接思维接收器,我就可以借助电脑活下来……”

“你们不用担心,我早就想过这一天,人类的**于我而言是累赘,我拥有充足的脑外科学知识,我知道如何在不损伤我的大脑和神经的前提下,取下我的头颅……你们……咳咳,只用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就可以了……”

“首先,配备能够供养我的头颅生存的培养液……”

随着袁琦博士的话,几个研究员立刻开始工作。

这仿佛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技能。

可是,最大的问题不是培养液,而是,谁来操刀把袁琦博士的头颅取下来。

脑外科是外科学的巅峰。

哪怕是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大部分也做不了头部的手术。

“你们,每一个人,两个手指捏着一根玻璃棒,手静止不动,从我面前走过……”

一群人按照他的要求,捏着玻璃棒在他面前走了一圈。

他摇了摇头。

每一个人手里的玻璃棒,都有微弱的晃动。

手不稳,不可能做得好手术。

慢慢的,轮到了孙晴。

袁琦博士点头:“你可以打下手。”

等到许沫沫捏着玻璃棒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袁琦博士的双眼终于亮了起来。

“你!”他指着许沫沫,“你来操刀。”

他苍白的脸上浮现出诡异的兴奋,“或许这就是宿命,让你帮助我研究清楚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