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43看书 > 现代言情 > 小可爱今天在家吗 > 第53章完结

俞玉心里不屑,冷淡一笑:“孙主任您这话我不明白了,好聚好散的,辞职而已,我还能乱说什么?”

说完,也不管他难看的脸色,绕过他大摇大摆地走了。185txt.com

真是扬眉吐气!

现在你怕我跟周总乱说话了,那你当初怎么不知道做人留一线呢?

俞玉心里冷笑,我就不给你个明确表态,吓死你个鳖孙!

辞职的事瞬间在医院传开,许多人跑过来明里暗里地打听,其实大家也不是真的关心俞玉的去留,而是在试探纪元洲的意向。

众人忧心忡忡。

这个医院坐诊的医生,只有纪元洲能拔得了复杂的阻生齿,接得了种植,做得了正畸。

如果纪元洲辞职走人了,那么以后没了这些患者,医院的整体收入要大幅度下降。毕竟最赚钱的,就是种植和正畸了。

想想看,做一个根管治疗,累死累活也就一千块钱,但是种植一颗牙,半小时一万多。完全没有可比性好嘛。

而且身为一个规模不小的诊所,连种植和正畸都开展不了,还怎么吸引高端消费人群?

但孙博涛好像对此一点都不操心,却也不愿意这么痛快放俞玉走人,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俞玉第二次去找周全的时候,便没再被挽留。

周全说了些场面话,问清楚她具体的离开时间,就遗憾地同意了。

俞玉从办公室出来,顿觉脚步都变得轻快。

没想到下午的时候,孙博涛就找她谈话了。

“你铁了心要走人,咱们雅美也没有强留的道理。但是你不能说走拍拍屁股就走啊,你说对不对?”孙博涛皮笑肉不笑,“做人做事,都要有始有终,你走的是轻松,留下的烂摊子谁给你收拾呢?”

俞玉一脸懵逼:“我留下的烂摊子?”

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实习生,手头也没未完成的病例,从来没接诊过患者……到底哪来的烂摊子呢?

孙博涛振振有词地道:“对啊,你得把手头工作交接好,你这一走,不就少了个配台?”

俞玉相当无语,懒得跟他辩解:“可周总同意的,也已经批了。”

她都准备走人了,孙博涛对她必然更不用讲情面,未来几天肯定会想尽办法找她的不痛快。

多留一天,就多遭一天的罪,俞玉现如今都觉得学习时间不够充分了,怎么可能愿意浪费在这些没有意义的尔虞我诈上面。

但是孙博涛咬死了她这么走不合规矩,说不管在哪儿,惯例都是提出辞职一个月后才可以离职。

俞玉气得要命,却也没有办法。

纪元洲得知后,安慰她道:“你放心,想什么时候走你就走,少不了你一分钱,有我呢。”

俞玉立马急起来:“别别别,不就一个月么,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反正我多待一天,他就得多给我一天工资,也不算亏的。”

纪元洲冷笑。

第二天,纪元洲就找上了孙博涛。

孙博涛知道他的来意,老神在在地坐在办公桌后面,打着官腔道:“纪院长啊,你这来意呢,我估摸着也能猜到,我也很无奈啊……你看,万万吧也很忙的,不能只盯着你一个人给配台是吧。好歹要等新的员工上岗,能接手工作了,再让她走人。我这也不是故意要为难你们,实在是……”

“这些你看一下。”纪元洲懒得听他废话,将手里一叠材料扔给他,“政策规定,企业必须给员工缴纳社保,俞玉从入职以来,至今工作了近七个月,这一块儿却一直空着。”

孙博涛:“……”

孙博涛立马找借口:“她没有资格证,不算……”

“劳务合同已经签了。”纪元洲冷淡地道,“不管岗位是什么,她都是雅美的正式员工,都有权享受社保福利。”

孙博涛脸色瞬间难看起来:“你这是要做什么?”

纪元洲淡淡一笑:“我要做什么?俞玉的社保,一直以来都是我自掏腰包补上的,空挂着雅美的名头而已。但是,剩下这么多的员工……粗略算一下,一半以上都没有社保吧?那几个实习生工作起码两年了,这要是申请劳务仲裁,雅美得赔偿他们多少钱呢?”

孙博涛阴沉着脸:“纪元洲,你别忘了,你也是雅美的员工,你还是院长呢!”

纪元洲点点头:“是啊,我是院长,所以才一心为雅美着想,不能看着雅美违反劳动法规。”

孙博涛被气得眼珠子猩红一片,狠狠瞪着他:“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你真以为雅美离不开你不成?实话告诉你吧纪元洲,你是技术高超,是厉害,但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人!你还真以为雅美离了你就转不动了?信不信我马上招来十个八个会拔牙懂正畸的来?”

纪元洲淡然一笑,从兜里掏出辞职报告:“那正好,希望孙主任这话别跟放屁似的,味儿散了就当不存在了。”

孙博涛:“……”

孙博涛没想到威胁不成,反倒被纪元洲将了一军,瞬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想发飙又不敢,想服软又拉不下脸,面色青青红红,滑稽至极。

纪元洲优雅地起身,双手抄兜,一身整洁干净的白大褂,更衬托得他长身玉立,风姿卓越。

“不过俞玉手里没有患者需要交接,说走随时都可以走人,但我还是有挺多病人的。”

孙博涛面沉如水,阴森森地看向他。

“孙主任放心,我们纪家,对雅美还有一份感情在,自然不想看着它败落。辞职报告批下来以后,我不再接诊新的患者,尽快将手里现有的复诊病人处理完。正畸这些,以后每周我会过来一次,直到完全交接给新来的医生。”

第二天,孙博涛就批了俞玉的离职报告,同一时间,开始联络总部调派一个正畸医生过来,担任业务院长的职务。

孙博涛和前台打了招呼,初诊病人分给其他医生,正畸这些大case,交给肖沅。

中午在值班室吃饭的时候,肖沅得知了孙博涛的决定,吓了一跳,面露为难,鼓起勇气怯生生地开口:“为什么给我啊,我都不会……”

作者有话要说:

纪医生:欺负我老婆?拉出去阉了!

丸子以前就被这么坑过,那会也不在意社保什么的,所以后来考编制啊考职称啊,有个工作经历证明,需要提供社保缴纳明细……很坑的,没社保记录就不算工龄。所以小可爱们工作,一定一定要注意这一块!

现在劳务仲裁也很方便,我有个护士就是半年不给缴纳社保,老板一直借口她没护士资格证,不给转正,然后这个护士就申请了仲裁,赔偿了双倍工资。

出门在外,不要怂!!

第58章 离职

孙博涛正在气头上,吃了这么个闷亏,当即炸了,冷嘲热讽地睨着她:“不会不知道学吗?让你接诊,又不是说一定要让你处理,你有几斤几两别人能不知道?给你脸了是不是!”

肖沅面色通红,讪讪地低下了头。

万万简直匪夷所思,跟俞玉不可置信地道:“天呐,这什么男人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骂老婆……肖沅也真是,别说自己有牛逼的老爸还有哥哥,就是自己一个人,也不能这么任人欺负啊。”

万万摇摇头,叹息不已:“这还是大老板的闺女呢……讲真的,我家也就一亩三分地,祖上几代都是农民,就这样,我爸我弟弟也不会任由我这么被人欺负。我老公将来要敢这么和我说话,我弟还不打他个半死。”

俞玉想了下,她虽然没有兄弟,但要是纪元洲敢对她说这样的话,不用她娘家出手,自己就能挠他个满脸花。

万万还在唏嘘:“你看网上经常调侃,水果手机出新款了,多少男人在微博上自嘲,说太好了,老婆的旧手机终于可以传给他了……但是你知道吗,孙博涛都是淘汰的手机给肖沅,自己买最新款,还一次买俩。”

俞玉:“……”

突然觉得一心想把她名字添到房产证上的纪元洲,真是国民好老公啊!

万万撇撇嘴,面露不屑:“也不知道肖沅是怎么想的,之前有一次她手机里没钱,让我帮她淘宝付款……我顺势瞄了一眼订单,乖乖,全是四五十块钱一件的衣服,打底啊,牛仔裤啊,鞋子啊,都没有过百的。可你再看看孙博涛,从头到脚全是名牌,一双偶尔健身才会穿的运动鞋就大几千。前几天还和我们炫耀,代购买了块几万的手表……”

万万吐槽了一堆,最后下了总结:“这就是典型的暴发户嘴脸吧,凤凰男说的就是那孙子。”

俞玉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大老板的女儿也太好性子了吧。

不过别人两口子的事儿,和她无关,听听八卦也就算了,并不多嘴掺和。

到了正式离职的那天,俞玉欢欣鼓舞,上交了工作服和胸牌,跟头脱缰的野狗似的,一下班就约上万万出去嗨了。

来雅美工作这半年多的时间里,俞玉也就和万万任傲相处得不错,走之前,自然要跟她们吃顿散伙饭。

纪元洲没去打扰她们,等到结束,才开车过去,把万万和任傲分别送回家,带着兴高采烈的俞玉回自己房子。

一路上,俞玉亢奋的情绪还没消停下来,手舞足蹈地喋喋不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刚刚刑满释放呢。

纪元洲一直沉默地任由她蹦跶,进了家门,慢条斯理地解开领口,那动作说不出的性感,俞玉蓦地安静下来,满肚子的话突然就这么消失了,脸色红红地盯着他。

没想到,纪元洲将扣子解到胸前,居然就不继续了!

俞玉倍感失望,撅着嘴往沙发上一瘫。

纪元洲卷了卷袖子,径直往书房走去,再出来,就抱了高过头顶的一大摞书。

俞玉:“……”

砰一声,纪元洲将书放在地上,重重落下的声音,震得俞玉心头一跳。

“这些是未来复习需要用到的书。”纪元洲抽出最上面一本里夹着的两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小字。

“日计划、周计划、月计划。”纪元洲将单子递给她,“我帮你初步罗列了出来,大方向掌握好,至于具体怎么安排,还是要根据你的个人习惯。”

俞玉:“……”

解放了脱离苦海了,按照电视小说的惯例,不是应该打一炮庆祝一下吗?

俞玉木然地接过计划表,只一眼,就再次体会到那些年被考试支配的恐惧。

这些还不算完,纪元洲将平板给她:“英语听力练习软件,还有几个医考宝典app,我都给你下载好了,回头你手机上再自己弄一下,这样随时随地都方便做题了。”

俞玉欲哭无泪,委婉地拒绝:“手机内存太小……”

纪元洲淡定地道:“哦,没事儿,把微博抖音农药吃鸡各种视频游戏app都卸载掉,保证内存足够。”

俞玉:“……你是魔鬼吗?”

纪元洲一脸严肃地道:“是时候努力起来了。”

俞玉恹恹地看看他,又看看一米多高的各种书,终于认命地掏出手机,准备卸载娱乐软件。

纪元洲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拿过她的手机道:“好了,跟你开玩笑的。”

俞玉撇撇嘴,哼了声道:“别啊,你说得对,微博什么的,的确太影响学习了。”

纪元洲坐在沙发上,将她抱在怀里:“虽然复习要专心,但也得劳逸结合。”

俞玉眼珠一转,嘿嘿笑起来,抬头看他:“劳逸结合多没意思,这年头流行赏罚分明。”

纪元洲一挑眉:“哦,怎么个赏罚分明?”

俞玉露出个狡黠的笑:“比如你给我划个阶段,每阶段测试下我的学习情况。达标了就奖励我点东西,要是不达标……”

“不达标怎么样?”

俞玉手指划啊划,状似不经意地划入了他的领口。

“不达标,就随你惩罚呗。”

纪元洲定定地看着她,突然,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来。

俞玉咬了咬唇,凑过去,在他耳边吹了口气,吃吃笑着道:“怎么样,纪老师,兜风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