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43看书 > 都市 > 所有人都知道我要谋逆 > 第 34 章 第七步棋(重写了)

【九年前的惨状还历历在目,由不得荆州百姓不相信()?(),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

让他们对朝廷失望透顶。】

【有人趁机振臂一呼,说既然朝廷不给我们派粮()?(),

那我们就自己抢3()?3.の.の3()?(),

那些大官只知道鱼肉百姓,那我们就去抢他们!】

【人在饿急了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更不会思考,什么温顺什么法度都消失了,只有填饱肚子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所以煽动的人很容易就成功了。】

【荆州很快乱了起来,灾民跟着冲进县城杀了县令县丞,还抢走了班房的武器,最后他们来到了县城的粮仓,发现里面满满当当都是粮食。】

【可是,分明昨日他们中间还有人在饿死,那些当官的却从没想过施舍他们一碗粥,灾民们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本来还在犹豫的人这下更是铁了心跟着闹到底。】

【经历千难万险终于抵达荆州的运粮大军和巡抚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们的会是这么大一个惊喜,幸亏有大军在,巡抚才没有跟那些县城们一个待遇。】

【但赈灾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巡抚无奈之下只能命大军退回江北,同时向皇帝上书阐明此事。】

【刚开始接到巡抚的奏折,谢伯庭还把钦差骂了一顿,嫌弃他动作太慢,但看了他们一路上的遭遇后,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叛乱。】

升平楼内的众人也懂了,这是有乱臣贼子在借着水患生事,他们开始回想,荆州附近,有什么不安分的势力吗?

鲁国公思考了片刻道:“也许是闻香会。”

陈国公闻言转头:“闻香会?你是说那个有人自称救了一只狐狸,狐狸以断尾相赠,断尾有法异香,可以为教众赐福的那个闻香会?”

鲁国公点头:“对,就是那个。”

那些鼓动灾民的人,其口吻非常像他听老部下提起过的闻香会。

闻香会兴起于荆州到岭南地带,以三教应劫返本归元的思想洗.脑百姓,以达到奴役其子女兄弟,夺人钱财房屋的目的。

其教众惯爱躲进水泽深处,来去行踪难觅,给官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剿匪也一直没有进展。

为了抓到他们,各地官府请了不少擅长在湖泽上追捕的能人,其中大多是出自鲁国公麾下的水军。

鲁国公本身就擅长水战,当年他们的水军都是鲁国公训练出来的。

不过后来燕朝建立,天下太平,渐渐就没有需要水军的时候了,于是朝廷将他们打散重新编整,如今早已四散在各处。

直到后来闻香会兴起,这些曾经的水军能手们才被想起来,然后一些比较厉害的就被调走去对付闻香会了。

鲁国公作为他们的老上司,和这些人也多有书信来往,所以对此颇为了解。

其他人听到两人对话,细细回想了一下,也想到这么一个寿光末年兴起的邪.教组织。

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邪.教不邪.教的概念,他们统一被称为逆贼。

因为这个闻香会除了烧杀抢掠之外,还附带着反燕,对官府恶意极大,朝廷一直想将他们剿灭,奈何这些人实在是太能藏了。

不是藏在那些千里湖泊之内,就是直接融入百姓之间,有时候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百姓之间到底谁是普通民众,谁是闻香会的教徒。

所以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根除,没想到一次水患,他们又冒出来了,真是像田里肆虐的老鼠一样惹人心烦。

他们看了看屏风心想,今天过后,朝廷对付闻香会的手段应该会更强硬了吧。

事实也确实如此。

看到视频中荆州的乱象,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增加抓捕闻香会的人手和力度,在他有生之年,必须要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铲除,免得遗祸后世。

【若叛乱是灾民主导的,只需要武力镇压,然后诛杀首恶,将其他人遣散回家,然后专心赈灾就行了,灾民有一口吃的就不会生乱。】

【但既然不是灾民,那第一要务就不是赈灾了,而是平叛,于是谢伯庭很快下令,调动荆州南北两处的军队,配合巡抚平乱。】

【可是这位巡抚吧,他是纯纯的文官,让他赈灾还勉强可以,让他平乱就太强人所难了。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前面我说的那种,直接让军队武力镇压,先把闹事的刺头都杀了,剩下的人就听话了。】

【可对于有宗、教加持的灾民来说,这么做简直是适得其反,朝廷越是凶狠,闻香会的人就越是挑唆洗、脑,让他们对朝廷更没有归属感了。】

【那巡抚本以为,荆州无粮,乱民支撑不了多久,可没想到那闻香会似乎早有准备,不知什么时候屯下了粮食。】

【再加上从县城粮仓里抢到粮食,不敢保证能吃饱喝足,至少每日能给灾民们施粥两次,那粥也没有多少米,但至少比九年前的清水泡糠可好多了。】

一提到这个,大皇子就倒霉。

皇帝气得一脚把大皇子踹翻。

大皇子可没有谢昭那样的厚脸皮。

想到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好像一瞬间,所有人目光都在他身上,大皇子瞬间就脸色涨红,羞愤欲死。

但踹他的是皇帝,他只能忍着,死死低着头,咬牙爬起来。

谢昭在皇帝踹过来的刹那,就上半身后仰,远离了战场,看到大皇子的反应,摇了摇头。

你这样可不行啊。

【灾民跟着作乱,不就是为一口吃的嘛,谁能让他们饿不死,他们就听谁的话,才不管是什么朝廷还是乱党呢。】

这个道理,皇帝等人自然也懂。

都是从乱世里走过来的人,他们可太懂了,甚至他们曾经就是给乱民一口饭吃,让他们跟着自己干的乱党。

……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但是这么一代入的话,细思恐极啊。

闻香会这是想干什么?造反吗?

靠着造反起家的各位顿时神色凝重。

【灾民们终于吃上了饭,打定主意要跟着这群人干到底,一起反朝廷,倒是巡抚那边几次武力镇压失败,先急了起来。】

【毕竟他想的是以雷霆手段诛杀首恶,好震慑其他人,并不是要把灾民赶尽杀绝啊。】

【可谁能想到往日乖顺胆小的百姓们,这次居然怎么震慑都震不住,导致局面越来越乱。】

【眼看着巡抚就要兜不住了,朝廷不得不另外派人去接替他。我说到这儿大家应该就懂了吧,谢伯庭把自己手里的人扒拉来扒拉去,最后决定派小明去了。】

所以我的兵权就是这么来的啊。

谢昭先是诧异然后恍然。

要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还以为是要去外场作战呢,那他可真要为难了。

【要说还得是咱们小明,出发前谢伯庭让他带精兵强将,他带了,但同时要求可以沿路调粮,到了前线之后,不忙着攻打乱民,直接开始赈灾。】

【对此巡抚很想提提意见,觉得十一皇子这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呢。可他把平乱搞得一团糟,早就失去话语权了,谁听他的啊。】

【更何况当时小明已经掌控锦衣卫三年了,积威甚重,巡抚有意见也不敢提,于是很快,与赈灾相关的一应事宜就都安排了下去。】

【等到赈灾的时候,他们发现灾民中基本只剩下老弱妇孺了,身体稍微强壮点的年轻人,都加入闻香会了。】

当地青壮居然都加入了闻香会?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对朝廷的抵抗力度有多大。

勋贵中有人对谢昭不去平乱,反而先去赈灾的做法表示了质疑甚至鄙夷。

,闻香会的规模越来越大,这个时候要是不先把乱民收拾了,他们就会频繁来扰乱赈灾,到时候赈灾没成果,叛乱也没平息,两边都不落好,这一次可就白去了。

宣侯甚至直接说:“还不如让我去。”

论带兵打仗,在座各位都是个中高手,对谢昭那是一万个看不上。

谢昭撇嘴腹诽:你懂个屁。

皇帝:“你懂个屁!”

谢昭惊讶抬头,好有默契啊爹。

被骂的宣侯脸色非常尴尬,当然,皇帝骂的也不止他一个人,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就你们会打仗。”

“这时候光是打仗能解决问题吗?”

“要是能解决,朕还用得着重新派人去吗!”

“长长脑子!”

被皇帝一顿臭骂,对谢昭的质疑终于停止了。

其实皇帝也不知道谢昭准备怎么做,但人可是他派去的,要是谢昭把事情办砸了,那不就是说皇帝眼光不行吗!

皇帝才会不承认。

况且,这位沐姑娘非常推崇十一,既然她能将赈灾这件事单独拿出来说,那就肯定是十一的功绩而非过错,不然她绝不会是现在这种语气。

皇帝完全不担心。

所有人中,也就是军师出身的越国公,对谢昭的做法有几分猜测,思考片刻后目露赞赏。

【有些人一看灾民中只剩下老弱妇孺,就觉得已经没有赈济的必要了。】

【他们身体差容易生病,吃得不少却又没什么力气干活,就算活下来了,也不能跟着去救灾,属于完全无用之人,他们带的粮食本来就不多,何必在浪费在他们身上呢。】

【这句话在我们看来很残忍,但其实在产能低下的古代,这种思想才是主流,什么以人为本,在古人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小明不一样!只有他把老弱病残也记在了心里,第一时间安排人手去给没有子女照顾的老人送粮食,还把无家可归的妇孺收拢到一些空置的大宅院里,让她们不至于露宿野外。】

【荆州受灾三个月了啊,它终于等到一个愿意救灾的人了!小明他真的,我哭死。】

视频中画面一转,是在被大水冲刷过的滩涂上,遍地流民,他们麻木地扒着地皮找能吃的东西,可惜找来找去,连条虫子都没有。

绝望在这片土地上蔓延。

这个时候,朝廷的人终于抬着盛满稠粥的锅出现了,流民们先是警惕、不敢置信,直到一碗浓浓的米粥塞到他们手里,才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他们有救了!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流民们,眼中突然迸发出了惊喜和希望的光,皇帝深受触动,同时却也产生了深深的疑虑。

光从赈灾这一件事上就能看出,十一较之老大,更能担得起仁爱百姓这个赞誉,后世又为什么会传他是暴君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3-2721:11:35~2024-03-2723:1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凤凰于飞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交白卷240瓶;佛了20瓶;珊瑚、柠檬不萌!10瓶;辛夷花的低语、塞璞5瓶;异世极客九雾2瓶;歖、晴、每天都要笑一笑、夏天(*^w^*)、撸起袖子加油干!、70593360、就要摸鱼、春风十里、吃货?、金色年华、何处繁华笙歌落、依云、上官、白桃乌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九年前的惨状还历历在目,由不得荆州百姓不相信()?(),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_?_??()?(),

让他们对朝廷失望透顶。】

【有人趁机振臂一呼,说既然朝廷不给我们派粮()?(),

那我们就自己抢()?(),

那些大官只知道鱼肉百姓,那我们就去抢他们!】

【人在饿急了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更不会思考,什么温顺什么法度都消失了,只有填饱肚子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所以煽动的人很容易就成功了。】

【荆州很快乱了起来,灾民跟着冲进县城杀了县令县丞,还抢走了班房的武器,最后他们来到了县城的粮仓,发现里面满满当当都是粮食。】

【可是,分明昨日他们中间还有人在饿死,那些当官的却从没想过施舍他们一碗粥,灾民们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本来还在犹豫的人这下更是铁了心跟着闹到底。】

【经历千难万险终于抵达荆州的运粮大军和巡抚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们的会是这么大一个惊喜,幸亏有大军在,巡抚才没有跟那些县城们一个待遇。】

【但赈灾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巡抚无奈之下只能命大军退回江北,同时向皇帝上书阐明此事。】

【刚开始接到巡抚的奏折,谢伯庭还把钦差骂了一顿,嫌弃他动作太慢,但看了他们一路上的遭遇后,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叛乱。】

升平楼内的众人也懂了,这是有乱臣贼子在借着水患生事,他们开始回想,荆州附近,有什么不安分的势力吗?

鲁国公思考了片刻道:“也许是闻香会。”

陈国公闻言转头:“闻香会?你是说那个有人自称救了一只狐狸,狐狸以断尾相赠,断尾有法异香,可以为教众赐福的那个闻香会?”

鲁国公点头:“对,就是那个。”

那些鼓动灾民的人,其口吻非常像他听老部下提起过的闻香会。

闻香会兴起于荆州到岭南地带,以三教应劫返本归元的思想洗.脑百姓,以达到奴役其子女兄弟,夺人钱财房屋的目的。

其教众惯爱躲进水泽深处,来去行踪难觅,给官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剿匪也一直没有进展。

为了抓到他们,各地官府请了不少擅长在湖泽上追捕的能人,其中大多是出自鲁国公麾下的水军。

鲁国公本身就擅长水战,当年他们的水军都是鲁国公训练出来的。

不过后来燕朝建立,天下太平,渐渐就没有需要水军的时候了,于是朝廷将他们打散重新编整,如今早已四散在各处。

直到后来闻香会兴起,这些曾经的水军能手们才被想起来,然后一些比较厉害的就被调走去对付闻香会了。

鲁国公作为他们的老上司,和这些人也多有书信来往,所以对此颇为了解。

其他人听到两人对话,细细回想了一下,也想到这么一个寿光末年兴起的邪.教组织。

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邪.教不邪.教的概念,他们统一被称为逆贼。

因为这个闻香会除了烧杀抢掠之外,还附带着反燕,对官府恶意极大,朝廷一直想将他们剿灭,奈何这些人实在是太能藏了。

不是藏在那些千里湖泊之内,就是直接融入百姓之间,有时候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百姓之间到底谁是普通民众,谁是闻香会的教徒。

所以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根除,没想到一次水患,他们又冒出来了,真是像田里肆虐的老鼠一样惹人心烦。

他们看了看屏风心想,今天过后,朝廷对付闻香会的手段应该会更强硬了吧。

事实也确实如此。

看到视频中荆州的乱象,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增加抓捕闻香会的人手和力度,在他有生之年,必须要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铲除,免得遗祸后世。

【若叛乱是灾民主导的,只需要武力镇压,然后诛杀首恶,将其他人遣散回家,然后专心赈灾就行了,灾民有一口吃的就不会生乱。】

【但既然不是灾民,那第一要务就不是赈灾了,而是平叛,于是谢伯庭很快下令,调动荆州南北两处的军队,配合巡抚平乱。】

【可是这位巡抚吧,他是纯纯的文官,让他赈灾还勉强可以,让他平乱就太强人所难了。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前面我说的那种,直接让军队武力镇压,先把闹事的刺头都杀了,剩下的人就听话了。】

【可对于有宗、教加持的灾民来说,这么做简直是适得其反,朝廷越是凶狠,闻香会的人就越是挑唆洗、脑,让他们对朝廷更没有归属感了。】

【那巡抚本以为,荆州无粮,乱民支撑不了多久,可没想到那闻香会似乎早有准备,不知什么时候屯下了粮食。】

【再加上从县城粮仓里抢到粮食,不敢保证能吃饱喝足,至少每日能给灾民们施粥两次,那粥也没有多少米,但至少比九年前的清水泡糠可好多了。】

一提到这个,大皇子就倒霉。

皇帝气得一脚把大皇子踹翻。

大皇子可没有谢昭那样的厚脸皮。

想到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好像一瞬间,所有人目光都在他身上,大皇子瞬间就脸色涨红,羞愤欲死。

但踹他的是皇帝,他只能忍着,死死低着头,咬牙爬起来。

谢昭在皇帝踹过来的刹那,就上半身后仰,远离了战场,看到大皇子的反应,摇了摇头。

你这样可不行啊。

【灾民跟着作乱,不就是为一口吃的嘛,谁能让他们饿不死,他们就听谁的话,才不管是什么朝廷还是乱党呢。】

这个道理,皇帝等人自然也懂。

都是从乱世里走过来的人,他们可太懂了,甚至他们曾经就是给乱民一口饭吃,让他们跟着自己干的乱党。

……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但是这么一代入的话,细思恐极啊。

闻香会这是想干什么?造反吗?

靠着造反起家的各位顿时神色凝重。

【灾民们终于吃上了饭,打定主意要跟着这群人干到底,一起反朝廷,倒是巡抚那边几次武力镇压失败,先急了起来。】

【毕竟他想的是以雷霆手段诛杀首恶,好震慑其他人,并不是要把灾民赶尽杀绝啊。】

【可谁能想到往日乖顺胆小的百姓们,这次居然怎么震慑都震不住,导致局面越来越乱。】

【眼看着巡抚就要兜不住了,朝廷不得不另外派人去接替他。我说到这儿大家应该就懂了吧,谢伯庭把自己手里的人扒拉来扒拉去,最后决定派小明去了。】

所以我的兵权就是这么来的啊。

谢昭先是诧异然后恍然。

要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还以为是要去外场作战呢,那他可真要为难了。

【要说还得是咱们小明,出发前谢伯庭让他带精兵强将,他带了,但同时要求可以沿路调粮,到了前线之后,不忙着攻打乱民,直接开始赈灾。】

【对此巡抚很想提提意见,觉得十一皇子这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呢。可他把平乱搞得一团糟,早就失去话语权了,谁听他的啊。】

【更何况当时小明已经掌控锦衣卫三年了,积威甚重,巡抚有意见也不敢提,于是很快,与赈灾相关的一应事宜就都安排了下去。】

【等到赈灾的时候,他们发现灾民中基本只剩下老弱妇孺了,身体稍微强壮点的年轻人,都加入闻香会了。】

当地青壮居然都加入了闻香会?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对朝廷的抵抗力度有多大。

勋贵中有人对谢昭不去平乱,反而先去赈灾的做法表示了质疑甚至鄙夷。

,闻香会的规模越来越大,这个时候要是不先把乱民收拾了,他们就会频繁来扰乱赈灾,到时候赈灾没成果,叛乱也没平息,两边都不落好,这一次可就白去了。

宣侯甚至直接说:“还不如让我去。”

论带兵打仗,在座各位都是个中高手,对谢昭那是一万个看不上。

谢昭撇嘴腹诽:你懂个屁。

皇帝:“你懂个屁!”

谢昭惊讶抬头,好有默契啊爹。

被骂的宣侯脸色非常尴尬,当然,皇帝骂的也不止他一个人,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就你们会打仗。”

“这时候光是打仗能解决问题吗?”

“要是能解决,朕还用得着重新派人去吗!”

“长长脑子!”

被皇帝一顿臭骂,对谢昭的质疑终于停止了。

其实皇帝也不知道谢昭准备怎么做,但人可是他派去的,要是谢昭把事情办砸了,那不就是说皇帝眼光不行吗!

皇帝才会不承认。

况且,这位沐姑娘非常推崇十一,既然她能将赈灾这件事单独拿出来说,那就肯定是十一的功绩而非过错,不然她绝不会是现在这种语气。

皇帝完全不担心。

所有人中,也就是军师出身的越国公,对谢昭的做法有几分猜测,思考片刻后目露赞赏。

【有些人一看灾民中只剩下老弱妇孺,就觉得已经没有赈济的必要了。】

【他们身体差容易生病,吃得不少却又没什么力气干活,就算活下来了,也不能跟着去救灾,属于完全无用之人,他们带的粮食本来就不多,何必在浪费在他们身上呢。】

【这句话在我们看来很残忍,但其实在产能低下的古代,这种思想才是主流,什么以人为本,在古人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小明不一样!只有他把老弱病残也记在了心里,第一时间安排人手去给没有子女照顾的老人送粮食,还把无家可归的妇孺收拢到一些空置的大宅院里,让她们不至于露宿野外。】

【荆州受灾三个月了啊,它终于等到一个愿意救灾的人了!小明他真的,我哭死。】

视频中画面一转,是在被大水冲刷过的滩涂上,遍地流民,他们麻木地扒着地皮找能吃的东西,可惜找来找去,连条虫子都没有。

绝望在这片土地上蔓延。

这个时候,朝廷的人终于抬着盛满稠粥的锅出现了,流民们先是警惕、不敢置信,直到一碗浓浓的米粥塞到他们手里,才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他们有救了!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流民们,眼中突然迸发出了惊喜和希望的光,皇帝深受触动,同时却也产生了深深的疑虑。

光从赈灾这一件事上就能看出,十一较之老大,更能担得起仁爱百姓这个赞誉,后世又为什么会传他是暴君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3-2721:11:35~2024-03-2723:1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凤凰于飞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交白卷240瓶;佛了20瓶;珊瑚、柠檬不萌!10瓶;辛夷花的低语、塞璞5瓶;异世极客九雾2瓶;歖、晴、每天都要笑一笑、夏天(*^w^*)、撸起袖子加油干!、70593360、就要摸鱼、春风十里、吃货?、金色年华、何处繁华笙歌落、依云、上官、白桃乌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九年前的惨状还历历在目,由不得荆州百姓不相信,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他们对朝廷失望透顶。】

【有人趁机振臂一呼,说既然朝廷不给我们派粮,那我们就自己抢,那些大官只知道鱼肉百姓,那我们就去抢他们!】

【人在饿急了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更不会思考,什么温顺什么法度都消失了,只有填饱肚子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所以煽动的人很容易就成功了。】

【荆州很快乱了起来,灾民跟着冲进县城杀了县令县丞,还抢走了班房的武器,最后他们来到了县城的粮仓,发现里面满满当当都是粮食。】

【可是,分明昨日他们中间还有人在饿死,那些当官的却从没想过施舍他们一碗粥,灾民们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本来还在犹豫的人这下更是铁了心跟着闹到底。】

【经历千难万险终于抵达荆州的运粮大军和巡抚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们的会是这么大一个惊喜,幸亏有大军在,巡抚才没有跟那些县城们一个待遇。】

【但赈灾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巡抚无奈之下只能命大军退回江北,同时向皇帝上书阐明此事。】

【刚开始接到巡抚的奏折,谢伯庭还把钦差骂了一顿,嫌弃他动作太慢,但看了他们一路上的遭遇后,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叛乱。】

升平楼内的众人也懂了,这是有乱臣贼子在借着水患生事,他们开始回想,荆州附近,有什么不安分的势力吗?

鲁国公思考了片刻道:“也许是闻香会。()?()”

陈国公闻言转头:“闻香会?你是说那个有人自称救了一只狐狸,狐狸以断尾相赠,断尾有法异香,可以为教众赐福的那个闻香会??()7?+?+??()?()”

鲁国公点头:“对,就是那个。()?()”

那些鼓动灾民的人,其口吻非常像他听老部下提起过的闻香会。

闻香会兴起于荆州到岭南地带,以三教应劫返本归元的思想洗.脑百姓,以达到奴役其子女兄弟,夺人钱财房屋的目的。

其教众惯爱躲进水泽深处,来去行踪难觅,给官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剿匪也一直没有进展。

为了抓到他们,各地官府请了不少擅长在湖泽上追捕的能人,其中大多是出自鲁国公麾下的水军。

鲁国公本身就擅长水战,当年他们的水军都是鲁国公训练出来的。

不过后来燕朝建立,天下太平,渐渐就没有需要水军的时候了,于是朝廷将他们打散重新编整,如今早已四散在各处。

直到后来闻香会兴起,这些曾经的水军能手们才被想起来,然后一些比较厉害的就被调走去对付闻香会了。

鲁国公作为他们的老上司,和这些人也多有书信来往,所以对此颇为了解。

其他人听到两人对话,细细回想了一下,也想到这么一个寿光末年兴起的邪.教组织。

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邪.教不邪.教的概念,他们统一被称为逆贼。

因为这个闻香会除了烧杀抢掠之外,还附带着反燕,对官府恶意极大,朝廷一直想将他们剿灭,奈何这些人实在是太能藏了。

不是藏在那些千里湖泊之内,就是直接融入百姓之间,有时候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百姓之间到底谁是普通民众,谁是闻香会的教徒。

所以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根除,没想到一次水患,他们又冒出来了,真是像田里肆虐的老鼠一样惹人心烦。

他们看了看屏风心想,今天过后,朝廷对付闻香会的手段应该会更强硬了吧。

事实也确实如此。

看到视频中荆州的乱象,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增加抓捕闻香会的人手和力度,在他有生之年,必须要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铲除,免得遗祸后世。

【若叛乱是灾民主导的,只需要武力镇压,然后诛杀首恶,将其他人遣散回家,然后专心赈灾就行了,灾民有一口吃的就不会生乱。】

【但既然不是灾民,那第一要务就不是赈灾了,而是平叛,于是谢伯庭很快下令,调动荆州南北两处的军队,配合巡抚平乱。】

【可是这位巡抚吧,他是纯纯的文官,让他赈灾还勉强可以,让他平乱就太强人所难了。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前面我说的那种,直接让军队武力镇压,先把闹事的刺头都杀了,剩下的人就听话了。】

【可对于有宗、教加持的灾民来说,这么做简直是适得其反,朝廷越是凶狠,闻香会的人就越是挑唆洗、脑,让他们对朝廷更没有归属感了。】

【那巡抚本以为,荆州无粮,乱民支撑不了多久,可没想到那闻香会似乎早有准备,不知什么时候屯下了粮食。】

【再加上从县城粮仓里抢到粮食,不敢保证能吃饱喝足,至少每日能给灾民们施粥两次,那粥也没有多少米,但至少比九年前的清水泡糠可好多了。】

一提到这个,大皇子就倒霉。

皇帝气得一脚把大皇子踹翻。

大皇子可没有谢昭那样的厚脸皮。

想到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好像一瞬间,所有人目光都在他身上,大皇子瞬间就脸色涨红,羞愤欲死。

但踹他的是皇帝,他只能忍着,死死低着头,咬牙爬起来。

谢昭在皇帝踹过来的刹那,就上半身后仰,远离了战场,看到大皇子的反应,摇了摇头。

你这样可不行啊。

【灾民跟着作乱,不就是为一口吃的嘛,谁能让他们饿不死,他们就听谁的话,才不管是什么朝廷还是乱党呢。】

这个道理,皇帝等人自然也懂。

都是从乱世里走过来的人,他们可太懂了,甚至他们曾经就是给乱民一口饭吃,让他们跟着自己干的乱党。

……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但是这么一代入的话,细思恐极啊。

闻香会这是想干什么?造反吗?

靠着造反起家的各位顿时神色凝重。

【灾民们终于吃上了饭,打定主意要跟着这群人干到底,一起反朝廷,倒是巡抚那边几次武力镇压失败,先急了起来。】

【毕竟他想的是以雷霆手段诛杀首恶,好震慑其他人,并不是要把灾民赶尽杀绝啊。】

【可谁能想到往日乖顺胆小的百姓们,这次居然怎么震慑都震不住,导致局面越来越乱。】

【眼看着巡抚就要兜不住了,朝廷不得不另外派人去接替他。我说到这儿大家应该就懂了吧,谢伯庭把自己手里的人扒拉来扒拉去,最后决定派小明去了。】

所以我的兵权就是这么来的啊。

谢昭先是诧异然后恍然。

要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还以为是要去外场作战呢,那他可真要为难了。

【要说还得是咱们小明,出发前谢伯庭让他带精兵强将,他带了,但同时要求可以沿路调粮,到了前线之后,不忙着攻打乱民,直接开始赈灾。】

【对此巡抚很想提提意见,觉得十一皇子这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呢。可他把平乱搞得一团糟,早就失去话语权了,谁听他的啊。】

【更何况当时小明已经掌控锦衣卫三年了,积威甚重,巡抚有意见也不敢提,于是很快,与赈灾相关的一应事宜就都安排了下去。】

【等到赈灾的时候,他们发现灾民中基本只剩下老弱妇孺了,身体稍微强壮点的年轻人,都加入闻香会了。】

当地青壮居然都加入了闻香会?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对朝廷的抵抗力度有多大。

勋贵中有人对谢昭不去平乱,反而先去赈灾的做法表示了质疑甚至鄙夷。

,闻香会的规模越来越大,这个时候要是不先把乱民收拾了,他们就会频繁来扰乱赈灾,到时候赈灾没成果,叛乱也没平息,两边都不落好,这一次可就白去了。

宣侯甚至直接说:“还不如让我去。()?()”

论带兵打仗,在座各位都是个中高手,对谢昭那是一万个看不上。

谢昭撇嘴腹诽:你懂个屁。

皇帝:“你懂个屁!”

谢昭惊讶抬头,好有默契啊爹。

被骂的宣侯脸色非常尴尬,当然,皇帝骂的也不止他一个人,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就你们会打仗。”

“这时候光是打仗能解决问题吗?”

“要是能解决,朕还用得着重新派人去吗!”

“长长脑子!”

被皇帝一顿臭骂,对谢昭的质疑终于停止了。

其实皇帝也不知道谢昭准备怎么做,但人可是他派去的,要是谢昭把事情办砸了,那不就是说皇帝眼光不行吗!

皇帝才会不承认。

况且,这位沐姑娘非常推崇十一,既然她能将赈灾这件事单独拿出来说,那就肯定是十一的功绩而非过错,不然她绝不会是现在这种语气。

皇帝完全不担心。

所有人中,也就是军师出身的越国公,对谢昭的做法有几分猜测,思考片刻后目露赞赏。

【有些人一看灾民中只剩下老弱妇孺,就觉得已经没有赈济的必要了。】

【他们身体差容易生病,吃得不少却又没什么力气干活,就算活下来了,也不能跟着去救灾,属于完全无用之人,他们带的粮食本来就不多,何必在浪费在他们身上呢。】

【这句话在我们看来很残忍,但其实在产能低下的古代,这种思想才是主流,什么以人为本,在古人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小明不一样!只有他把老弱病残也记在了心里,第一时间安排人手去给没有子女照顾的老人送粮食,还把无家可归的妇孺收拢到一些空置的大宅院里,让她们不至于露宿野外。】

【荆州受灾三个月了啊,它终于等到一个愿意救灾的人了!小明他真的,我哭死。】

视频中画面一转,是在被大水冲刷过的滩涂上,遍地流民,他们麻木地扒着地皮找能吃的东西,可惜找来找去,连条虫子都没有。

绝望在这片土地上蔓延。

这个时候,朝廷的人终于抬着盛满稠粥的锅出现了,流民们先是警惕、不敢置信,直到一碗浓浓的米粥塞到他们手里,才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他们有救了!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流民们,眼中突然迸发出了惊喜和希望的光,皇帝深受触动,同时却也产生了深深的疑虑。

光从赈灾这一件事上就能看出,十一较之老大,更能担得起仁爱百姓这个赞誉,后世又为什么会传他是暴君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3-2721:11:35~2024-03-2723:1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凤凰于飞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交白卷240瓶;佛了20瓶;珊瑚、柠檬不萌!10瓶;辛夷花的低语、塞璞5瓶;异世极客九雾2瓶;歖、晴、每天都要笑一笑、夏天(*^w^*)、撸起袖子加油干!、70593360、就要摸鱼、春风十里、吃货?、金色年华、何处繁华笙歌落、依云、上官、白桃乌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九年前的惨状还历历在目,由不得荆州百姓不相信()?(),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

让他们对朝廷失望透顶。】

【有人趁机振臂一呼,说既然朝廷不给我们派粮?()?[(.)]▂??????()?(),

那我们就自己抢()?(),

那些大官只知道鱼肉百姓,那我们就去抢他们!】

【人在饿急了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更不会思考,什么温顺什么法度都消失了,只有填饱肚子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所以煽动的人很容易就成功了。】

【荆州很快乱了起来,灾民跟着冲进县城杀了县令县丞,还抢走了班房的武器,最后他们来到了县城的粮仓,发现里面满满当当都是粮食。】

【可是,分明昨日他们中间还有人在饿死,那些当官的却从没想过施舍他们一碗粥,灾民们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本来还在犹豫的人这下更是铁了心跟着闹到底。】

【经历千难万险终于抵达荆州的运粮大军和巡抚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们的会是这么大一个惊喜,幸亏有大军在,巡抚才没有跟那些县城们一个待遇。】

【但赈灾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巡抚无奈之下只能命大军退回江北,同时向皇帝上书阐明此事。】

【刚开始接到巡抚的奏折,谢伯庭还把钦差骂了一顿,嫌弃他动作太慢,但看了他们一路上的遭遇后,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叛乱。】

升平楼内的众人也懂了,这是有乱臣贼子在借着水患生事,他们开始回想,荆州附近,有什么不安分的势力吗?

鲁国公思考了片刻道:“也许是闻香会。”

陈国公闻言转头:“闻香会?你是说那个有人自称救了一只狐狸,狐狸以断尾相赠,断尾有法异香,可以为教众赐福的那个闻香会?”

鲁国公点头:“对,就是那个。”

那些鼓动灾民的人,其口吻非常像他听老部下提起过的闻香会。

闻香会兴起于荆州到岭南地带,以三教应劫返本归元的思想洗.脑百姓,以达到奴役其子女兄弟,夺人钱财房屋的目的。

其教众惯爱躲进水泽深处,来去行踪难觅,给官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剿匪也一直没有进展。

为了抓到他们,各地官府请了不少擅长在湖泽上追捕的能人,其中大多是出自鲁国公麾下的水军。

鲁国公本身就擅长水战,当年他们的水军都是鲁国公训练出来的。

不过后来燕朝建立,天下太平,渐渐就没有需要水军的时候了,于是朝廷将他们打散重新编整,如今早已四散在各处。

直到后来闻香会兴起,这些曾经的水军能手们才被想起来,然后一些比较厉害的就被调走去对付闻香会了。

鲁国公作为他们的老上司,和这些人也多有书信来往,所以对此颇为了解。

其他人听到两人对话,细细回想了一下,也想到这么一个寿光末年兴起的邪.教组织。

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邪.教不邪.教的概念,他们统一被称为逆贼。

因为这个闻香会除了烧杀抢掠之外,还附带着反燕,对官府恶意极大,朝廷一直想将他们剿灭,奈何这些人实在是太能藏了。

不是藏在那些千里湖泊之内,就是直接融入百姓之间,有时候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百姓之间到底谁是普通民众,谁是闻香会的教徒。

所以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根除,没想到一次水患,他们又冒出来了,真是像田里肆虐的老鼠一样惹人心烦。

他们看了看屏风心想,今天过后,朝廷对付闻香会的手段应该会更强硬了吧。

事实也确实如此。

看到视频中荆州的乱象,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增加抓捕闻香会的人手和力度,在他有生之年,必须要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铲除,免得遗祸后世。

【若叛乱是灾民主导的,只需要武力镇压,然后诛杀首恶,将其他人遣散回家,然后专心赈灾就行了,灾民有一口吃的就不会生乱。】

【但既然不是灾民,那第一要务就不是赈灾了,而是平叛,于是谢伯庭很快下令,调动荆州南北两处的军队,配合巡抚平乱。】

【可是这位巡抚吧,他是纯纯的文官,让他赈灾还勉强可以,让他平乱就太强人所难了。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前面我说的那种,直接让军队武力镇压,先把闹事的刺头都杀了,剩下的人就听话了。】

【可对于有宗、教加持的灾民来说,这么做简直是适得其反,朝廷越是凶狠,闻香会的人就越是挑唆洗、脑,让他们对朝廷更没有归属感了。】

【那巡抚本以为,荆州无粮,乱民支撑不了多久,可没想到那闻香会似乎早有准备,不知什么时候屯下了粮食。】

【再加上从县城粮仓里抢到粮食,不敢保证能吃饱喝足,至少每日能给灾民们施粥两次,那粥也没有多少米,但至少比九年前的清水泡糠可好多了。】

一提到这个,大皇子就倒霉。

皇帝气得一脚把大皇子踹翻。

大皇子可没有谢昭那样的厚脸皮。

想到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好像一瞬间,所有人目光都在他身上,大皇子瞬间就脸色涨红,羞愤欲死。

但踹他的是皇帝,他只能忍着,死死低着头,咬牙爬起来。

谢昭在皇帝踹过来的刹那,就上半身后仰,远离了战场,看到大皇子的反应,摇了摇头。

你这样可不行啊。

【灾民跟着作乱,不就是为一口吃的嘛,谁能让他们饿不死,他们就听谁的话,才不管是什么朝廷还是乱党呢。】

这个道理,皇帝等人自然也懂。

都是从乱世里走过来的人,他们可太懂了,甚至他们曾经就是给乱民一口饭吃,让他们跟着自己干的乱党。

……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但是这么一代入的话,细思恐极啊。

闻香会这是想干什么?造反吗?

靠着造反起家的各位顿时神色凝重。

【灾民们终于吃上了饭,打定主意要跟着这群人干到底,一起反朝廷,倒是巡抚那边几次武力镇压失败,先急了起来。】

【毕竟他想的是以雷霆手段诛杀首恶,好震慑其他人,并不是要把灾民赶尽杀绝啊。】

【可谁能想到往日乖顺胆小的百姓们,这次居然怎么震慑都震不住,导致局面越来越乱。】

【眼看着巡抚就要兜不住了,朝廷不得不另外派人去接替他。我说到这儿大家应该就懂了吧,谢伯庭把自己手里的人扒拉来扒拉去,最后决定派小明去了。】

所以我的兵权就是这么来的啊。

谢昭先是诧异然后恍然。

要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还以为是要去外场作战呢,那他可真要为难了。

【要说还得是咱们小明,出发前谢伯庭让他带精兵强将,他带了,但同时要求可以沿路调粮,到了前线之后,不忙着攻打乱民,直接开始赈灾。】

【对此巡抚很想提提意见,觉得十一皇子这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呢。可他把平乱搞得一团糟,早就失去话语权了,谁听他的啊。】

【更何况当时小明已经掌控锦衣卫三年了,积威甚重,巡抚有意见也不敢提,于是很快,与赈灾相关的一应事宜就都安排了下去。】

【等到赈灾的时候,他们发现灾民中基本只剩下老弱妇孺了,身体稍微强壮点的年轻人,都加入闻香会了。】

当地青壮居然都加入了闻香会?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对朝廷的抵抗力度有多大。

勋贵中有人对谢昭不去平乱,反而先去赈灾的做法表示了质疑甚至鄙夷。

,闻香会的规模越来越大,这个时候要是不先把乱民收拾了,他们就会频繁来扰乱赈灾,到时候赈灾没成果,叛乱也没平息,两边都不落好,这一次可就白去了。

宣侯甚至直接说:“还不如让我去。”

论带兵打仗,在座各位都是个中高手,对谢昭那是一万个看不上。

谢昭撇嘴腹诽:你懂个屁。

皇帝:“你懂个屁!”

谢昭惊讶抬头,好有默契啊爹。

被骂的宣侯脸色非常尴尬,当然,皇帝骂的也不止他一个人,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就你们会打仗。”

“这时候光是打仗能解决问题吗?”

“要是能解决,朕还用得着重新派人去吗!”

“长长脑子!”

被皇帝一顿臭骂,对谢昭的质疑终于停止了。

其实皇帝也不知道谢昭准备怎么做,但人可是他派去的,要是谢昭把事情办砸了,那不就是说皇帝眼光不行吗!

皇帝才会不承认。

况且,这位沐姑娘非常推崇十一,既然她能将赈灾这件事单独拿出来说,那就肯定是十一的功绩而非过错,不然她绝不会是现在这种语气。

皇帝完全不担心。

所有人中,也就是军师出身的越国公,对谢昭的做法有几分猜测,思考片刻后目露赞赏。

【有些人一看灾民中只剩下老弱妇孺,就觉得已经没有赈济的必要了。】

【他们身体差容易生病,吃得不少却又没什么力气干活,就算活下来了,也不能跟着去救灾,属于完全无用之人,他们带的粮食本来就不多,何必在浪费在他们身上呢。】

【这句话在我们看来很残忍,但其实在产能低下的古代,这种思想才是主流,什么以人为本,在古人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小明不一样!只有他把老弱病残也记在了心里,第一时间安排人手去给没有子女照顾的老人送粮食,还把无家可归的妇孺收拢到一些空置的大宅院里,让她们不至于露宿野外。】

【荆州受灾三个月了啊,它终于等到一个愿意救灾的人了!小明他真的,我哭死。】

视频中画面一转,是在被大水冲刷过的滩涂上,遍地流民,他们麻木地扒着地皮找能吃的东西,可惜找来找去,连条虫子都没有。

绝望在这片土地上蔓延。

这个时候,朝廷的人终于抬着盛满稠粥的锅出现了,流民们先是警惕、不敢置信,直到一碗浓浓的米粥塞到他们手里,才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他们有救了!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流民们,眼中突然迸发出了惊喜和希望的光,皇帝深受触动,同时却也产生了深深的疑虑。

光从赈灾这一件事上就能看出,十一较之老大,更能担得起仁爱百姓这个赞誉,后世又为什么会传他是暴君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3-2721:11:35~2024-03-2723:1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凤凰于飞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交白卷240瓶;佛了20瓶;珊瑚、柠檬不萌!10瓶;辛夷花的低语、塞璞5瓶;异世极客九雾2瓶;歖、晴、每天都要笑一笑、夏天(*^w^*)、撸起袖子加油干!、70593360、就要摸鱼、春风十里、吃货?、金色年华、何处繁华笙歌落、依云、上官、白桃乌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九年前的惨状还历历在目,由不得荆州百姓不相信,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他们对朝廷失望透顶。】()?()

【有人趁机振臂一呼,说既然朝廷不给我们派粮,那我们就自己抢,那些大官只知道鱼肉百姓,那我们就去抢他们!】

?想看二十七天外的《所有人都知道我要谋逆》吗?请记住[]的域名[(.)]???_?_??

()?()

【人在饿急了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更不会思考,什么温顺什么法度都消失了,只有填饱肚子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所以煽动的人很容易就成功了。】()?()

【荆州很快乱了起来,灾民跟着冲进县城杀了县令县丞,还抢走了班房的武器,最后他们来到了县城的粮仓,发现里面满满当当都是粮食。】()?()

【可是,分明昨日他们中间还有人在饿死,那些当官的却从没想过施舍他们一碗粥,灾民们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本来还在犹豫的人这下更是铁了心跟着闹到底。】

【经历千难万险终于抵达荆州的运粮大军和巡抚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们的会是这么大一个惊喜,幸亏有大军在,巡抚才没有跟那些县城们一个待遇。】

【但赈灾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巡抚无奈之下只能命大军退回江北,同时向皇帝上书阐明此事。】

【刚开始接到巡抚的奏折,谢伯庭还把钦差骂了一顿,嫌弃他动作太慢,但看了他们一路上的遭遇后,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叛乱。】

升平楼内的众人也懂了,这是有乱臣贼子在借着水患生事,他们开始回想,荆州附近,有什么不安分的势力吗?

鲁国公思考了片刻道:“也许是闻香会。”

陈国公闻言转头:“闻香会?你是说那个有人自称救了一只狐狸,狐狸以断尾相赠,断尾有法异香,可以为教众赐福的那个闻香会?”

鲁国公点头:“对,就是那个。”

那些鼓动灾民的人,其口吻非常像他听老部下提起过的闻香会。

闻香会兴起于荆州到岭南地带,以三教应劫返本归元的思想洗.脑百姓,以达到奴役其子女兄弟,夺人钱财房屋的目的。

其教众惯爱躲进水泽深处,来去行踪难觅,给官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剿匪也一直没有进展。

为了抓到他们,各地官府请了不少擅长在湖泽上追捕的能人,其中大多是出自鲁国公麾下的水军。

鲁国公本身就擅长水战,当年他们的水军都是鲁国公训练出来的。

不过后来燕朝建立,天下太平,渐渐就没有需要水军的时候了,于是朝廷将他们打散重新编整,如今早已四散在各处。

直到后来闻香会兴起,这些曾经的水军能手们才被想起来,然后一些比较厉害的就被调走去对付闻香会了。

鲁国公作为他们的老上司,和这些人也多有书信来往,所以对此颇为了解。

其他人听到两人对话,细细回想了一下,也想到这么一个寿光末年兴起的邪.教组织。

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邪.教不邪.教的概念,他们统一被称为逆贼。

因为这个闻香会除了烧杀抢掠之外,还附带着反燕,对官府恶意极大,朝廷一直想将他们剿灭,奈何这些人实在是太能藏了。

不是藏在那些千里湖泊之内,就是直接融入百姓之间,有时候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百姓之间到底谁是普通民众,谁是闻香会的教徒。

所以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根除,没想到一次水患,他们又冒出来了,真是像田里肆虐的老鼠一样惹人心烦。

他们看了看屏风心想,今天过后,朝廷对付闻香会的手段应该会更强硬了吧。

事实也确实如此。

看到视频中荆州的乱象,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增加抓捕闻香会的人手和力度,在他有生之年,必须要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铲除,免得遗祸后世。

【若叛乱是灾民主导的,只需要武力镇压,然后诛杀首恶,将其他人遣散回家,然后专心赈灾就行了,灾民有一口吃的就不会生乱。】

【但既然不是灾民,那第一要务就不是赈灾了,而是平叛,于是谢伯庭很快下令,调动荆州南北两处的军队,配合巡抚平乱。】

【可是这位巡抚吧,他是纯纯的文官,让他赈灾还勉强可以,让他平乱就太强人所难了。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前面我说的那种,直接让军队武力镇压,先把闹事的刺头都杀了,剩下的人就听话了。】

【可对于有宗、教加持的灾民来说,这么做简直是适得其反,朝廷越是凶狠,闻香会的人就越是挑唆洗、脑,让他们对朝廷更没有归属感了。】

【那巡抚本以为,荆州无粮,乱民支撑不了多久,可没想到那闻香会似乎早有准备,不知什么时候屯下了粮食。】

【再加上从县城粮仓里抢到粮食,不敢保证能吃饱喝足,至少每日能给灾民们施粥两次,那粥也没有多少米,但至少比九年前的清水泡糠可好多了。】

一提到这个,大皇子就倒霉。

皇帝气得一脚把大皇子踹翻。

大皇子可没有谢昭那样的厚脸皮。

想到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好像一瞬间,所有人目光都在他身上,大皇子瞬间就脸色涨红,羞愤欲死。

但踹他的是皇帝,他只能忍着,死死低着头,咬牙爬起来。

谢昭在皇帝踹过来的刹那,就上半身后仰,远离了战场,看到大皇子的反应,摇了摇头。

你这样可不行啊。

【灾民跟着作乱,不就是为一口吃的嘛,谁能让他们饿不死,他们就听谁的话,才不管是什么朝廷还是乱党呢。】

这个道理,皇帝等人自然也懂。

都是从乱世里走过来的人,他们可太懂了,甚至他们曾经就是给乱民一口饭吃,让他们跟着自己干的乱党。

……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但是这么一代入的话,细思恐极啊。

闻香会这是想干什么?造反吗?

靠着造反起家的各位顿时神色凝重。

【灾民们终于吃上了饭,打定主意要跟着这群人干到底,一起反朝廷,倒是巡抚那边几次武力镇压失败,先急了起来。】

【毕竟他想的是以雷霆手段诛杀首恶,好震慑其他人,并不是要把灾民赶尽杀绝啊。】

【可谁能想到往日乖顺胆小的百姓们,这次居然怎么震慑都震不住,导致局面越来越乱。】

【眼看着巡抚就要兜不住了,朝廷不得不另外派人去接替他。我说到这儿大家应该就懂了吧,谢伯庭把自己手里的人扒拉来扒拉去,最后决定派小明去了。】

所以我的兵权就是这么来的啊。

谢昭先是诧异然后恍然。

要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还以为是要去外场作战呢,那他可真要为难了。

【要说还得是咱们小明,出发前谢伯庭让他带精兵强将,他带了,但同时要求可以沿路调粮,到了前线之后,不忙着攻打乱民,直接开始赈灾。】

【对此巡抚很想提提意见,觉得十一皇子这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呢。可他把平乱搞得一团糟,早就失去话语权了,谁听他的啊。】

【更何况当时小明已经掌控锦衣卫三年了,积威甚重,巡抚有意见也不敢提,于是很快,与赈灾相关的一应事宜就都安排了下去。】

【等到赈灾的时候,他们发现灾民中基本只剩下老弱妇孺了,身体稍微强壮点的年轻人,都加入闻香会了。】

当地青壮居然都加入了闻香会?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对朝廷的抵抗力度有多大。

勋贵中有人对谢昭不去平乱,反而先去赈灾的做法表示了质疑甚至鄙夷。

,闻香会的规模越来越大,这个时候要是不先把乱民收拾了,他们就会频繁来扰乱赈灾,到时候赈灾没成果,叛乱也没平息,两边都不落好,这一次可就白去了。

宣侯甚至直接说:“还不如让我去。”

论带兵打仗,在座各位都是个中高手,对谢昭那是一万个看不上。

谢昭撇嘴腹诽:你懂个屁。

皇帝:“你懂个屁!”

谢昭惊讶抬头,好有默契啊爹。

被骂的宣侯脸色非常尴尬,当然,皇帝骂的也不止他一个人,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就你们会打仗。”

“这时候光是打仗能解决问题吗?”

“要是能解决,朕还用得着重新派人去吗!”

“长长脑子!”

被皇帝一顿臭骂,对谢昭的质疑终于停止了。

其实皇帝也不知道谢昭准备怎么做,但人可是他派去的,要是谢昭把事情办砸了,那不就是说皇帝眼光不行吗!

皇帝才会不承认。

况且,这位沐姑娘非常推崇十一,既然她能将赈灾这件事单独拿出来说,那就肯定是十一的功绩而非过错,不然她绝不会是现在这种语气。

皇帝完全不担心。

所有人中,也就是军师出身的越国公,对谢昭的做法有几分猜测,思考片刻后目露赞赏。

【有些人一看灾民中只剩下老弱妇孺,就觉得已经没有赈济的必要了。】

【他们身体差容易生病,吃得不少却又没什么力气干活,就算活下来了,也不能跟着去救灾,属于完全无用之人,他们带的粮食本来就不多,何必在浪费在他们身上呢。】

【这句话在我们看来很残忍,但其实在产能低下的古代,这种思想才是主流,什么以人为本,在古人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小明不一样!只有他把老弱病残也记在了心里,第一时间安排人手去给没有子女照顾的老人送粮食,还把无家可归的妇孺收拢到一些空置的大宅院里,让她们不至于露宿野外。】

【荆州受灾三个月了啊,它终于等到一个愿意救灾的人了!小明他真的,我哭死。】

视频中画面一转,是在被大水冲刷过的滩涂上,遍地流民,他们麻木地扒着地皮找能吃的东西,可惜找来找去,连条虫子都没有。

绝望在这片土地上蔓延。

这个时候,朝廷的人终于抬着盛满稠粥的锅出现了,流民们先是警惕、不敢置信,直到一碗浓浓的米粥塞到他们手里,才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他们有救了!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流民们,眼中突然迸发出了惊喜和希望的光,皇帝深受触动,同时却也产生了深深的疑虑。

光从赈灾这一件事上就能看出,十一较之老大,更能担得起仁爱百姓这个赞誉,后世又为什么会传他是暴君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3-2721:11:35~2024-03-2723:1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凤凰于飞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交白卷240瓶;佛了20瓶;珊瑚、柠檬不萌!10瓶;辛夷花的低语、塞璞5瓶;异世极客九雾2瓶;歖、晴、每天都要笑一笑、夏天(*^w^*)、撸起袖子加油干!、70593360、就要摸鱼、春风十里、吃货?、金色年华、何处繁华笙歌落、依云、上官、白桃乌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九年前的惨状还历历在目,由不得荆州百姓不相信,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他们对朝廷失望透顶。】

【有人趁机振臂一呼,说既然朝廷不给我们派粮,那我们就自己抢,那些大官只知道鱼肉百姓,那我们就去抢他们!】

【人在饿急了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更不会思考,什么温顺什么法度都消失了,只有填饱肚子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所以煽动的人很容易就成功了。】

【荆州很快乱了起来,灾民跟着冲进县城杀了县令县丞,还抢走了班房的武器,最后他们来到了县城的粮仓,发现里面满满当当都是粮食。】

【可是,分明昨日他们中间还有人在饿死,那些当官的却从没想过施舍他们一碗粥,灾民们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本来还在犹豫的人这下更是铁了心跟着闹到底。】

【经历千难万险终于抵达荆州的运粮大军和巡抚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们的会是这么大一个惊喜,幸亏有大军在,巡抚才没有跟那些县城们一个待遇。】

【但赈灾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巡抚无奈之下只能命大军退回江北,同时向皇帝上书阐明此事。】

【刚开始接到巡抚的奏折,谢伯庭还把钦差骂了一顿,嫌弃他动作太慢,但看了他们一路上的遭遇后,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叛乱。】

升平楼内的众人也懂了,这是有乱臣贼子在借着水患生事,他们开始回想,荆州附近,有什么不安分的势力吗?

鲁国公思考了片刻道:“也许是闻香会。()?()”

陈国公闻言转头:“闻香会?你是说那个有人自称救了一只狐狸,狐狸以断尾相赠,断尾有法异香,可以为教众赐福的那个闻香会??()_[(.)]???_?_??()?()”

鲁国公点头:“对,就是那个。()?()”

那些鼓动灾民的人,其口吻非常像他听老部下提起过的闻香会。

闻香会兴起于荆州到岭南地带,以三教应劫返本归元的思想洗.脑百姓,以达到奴役其子女兄弟,夺人钱财房屋的目的。

其教众惯爱躲进水泽深处,来去行踪难觅,给官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剿匪也一直没有进展。

为了抓到他们,各地官府请了不少擅长在湖泽上追捕的能人,其中大多是出自鲁国公麾下的水军。

鲁国公本身就擅长水战,当年他们的水军都是鲁国公训练出来的。

不过后来燕朝建立,天下太平,渐渐就没有需要水军的时候了,于是朝廷将他们打散重新编整,如今早已四散在各处。

直到后来闻香会兴起,这些曾经的水军能手们才被想起来,然后一些比较厉害的就被调走去对付闻香会了。

鲁国公作为他们的老上司,和这些人也多有书信来往,所以对此颇为了解。

其他人听到两人对话,细细回想了一下,也想到这么一个寿光末年兴起的邪.教组织。

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邪.教不邪.教的概念,他们统一被称为逆贼。

因为这个闻香会除了烧杀抢掠之外,还附带着反燕,对官府恶意极大,朝廷一直想将他们剿灭,奈何这些人实在是太能藏了。

不是藏在那些千里湖泊之内,就是直接融入百姓之间,有时候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百姓之间到底谁是普通民众,谁是闻香会的教徒。

所以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根除,没想到一次水患,他们又冒出来了,真是像田里肆虐的老鼠一样惹人心烦。

他们看了看屏风心想,今天过后,朝廷对付闻香会的手段应该会更强硬了吧。

事实也确实如此。

看到视频中荆州的乱象,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增加抓捕闻香会的人手和力度,在他有生之年,必须要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铲除,免得遗祸后世。

【若叛乱是灾民主导的,只需要武力镇压,然后诛杀首恶,将其他人遣散回家,然后专心赈灾就行了,灾民有一口吃的就不会生乱。】

【但既然不是灾民,那第一要务就不是赈灾了,而是平叛,于是谢伯庭很快下令,调动荆州南北两处的军队,配合巡抚平乱。】

【可是这位巡抚吧,他是纯纯的文官,让他赈灾还勉强可以,让他平乱就太强人所难了。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前面我说的那种,直接让军队武力镇压,先把闹事的刺头都杀了,剩下的人就听话了。】

【可对于有宗、教加持的灾民来说,这么做简直是适得其反,朝廷越是凶狠,闻香会的人就越是挑唆洗、脑,让他们对朝廷更没有归属感了。】

【那巡抚本以为,荆州无粮,乱民支撑不了多久,可没想到那闻香会似乎早有准备,不知什么时候屯下了粮食。】

【再加上从县城粮仓里抢到粮食,不敢保证能吃饱喝足,至少每日能给灾民们施粥两次,那粥也没有多少米,但至少比九年前的清水泡糠可好多了。】

一提到这个,大皇子就倒霉。

皇帝气得一脚把大皇子踹翻。

大皇子可没有谢昭那样的厚脸皮。

想到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好像一瞬间,所有人目光都在他身上,大皇子瞬间就脸色涨红,羞愤欲死。

但踹他的是皇帝,他只能忍着,死死低着头,咬牙爬起来。

谢昭在皇帝踹过来的刹那,就上半身后仰,远离了战场,看到大皇子的反应,摇了摇头。

你这样可不行啊。

【灾民跟着作乱,不就是为一口吃的嘛,谁能让他们饿不死,他们就听谁的话,才不管是什么朝廷还是乱党呢。】

这个道理,皇帝等人自然也懂。

都是从乱世里走过来的人,他们可太懂了,甚至他们曾经就是给乱民一口饭吃,让他们跟着自己干的乱党。

……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但是这么一代入的话,细思恐极啊。

闻香会这是想干什么?造反吗?

靠着造反起家的各位顿时神色凝重。

【灾民们终于吃上了饭,打定主意要跟着这群人干到底,一起反朝廷,倒是巡抚那边几次武力镇压失败,先急了起来。】

【毕竟他想的是以雷霆手段诛杀首恶,好震慑其他人,并不是要把灾民赶尽杀绝啊。】

【可谁能想到往日乖顺胆小的百姓们,这次居然怎么震慑都震不住,导致局面越来越乱。】

【眼看着巡抚就要兜不住了,朝廷不得不另外派人去接替他。我说到这儿大家应该就懂了吧,谢伯庭把自己手里的人扒拉来扒拉去,最后决定派小明去了。】

所以我的兵权就是这么来的啊。

谢昭先是诧异然后恍然。

要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还以为是要去外场作战呢,那他可真要为难了。

【要说还得是咱们小明,出发前谢伯庭让他带精兵强将,他带了,但同时要求可以沿路调粮,到了前线之后,不忙着攻打乱民,直接开始赈灾。】

【对此巡抚很想提提意见,觉得十一皇子这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呢。可他把平乱搞得一团糟,早就失去话语权了,谁听他的啊。】

【更何况当时小明已经掌控锦衣卫三年了,积威甚重,巡抚有意见也不敢提,于是很快,与赈灾相关的一应事宜就都安排了下去。】

【等到赈灾的时候,他们发现灾民中基本只剩下老弱妇孺了,身体稍微强壮点的年轻人,都加入闻香会了。】

当地青壮居然都加入了闻香会?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对朝廷的抵抗力度有多大。

勋贵中有人对谢昭不去平乱,反而先去赈灾的做法表示了质疑甚至鄙夷。

,闻香会的规模越来越大,这个时候要是不先把乱民收拾了,他们就会频繁来扰乱赈灾,到时候赈灾没成果,叛乱也没平息,两边都不落好,这一次可就白去了。

宣侯甚至直接说:“还不如让我去。()?()”

论带兵打仗,在座各位都是个中高手,对谢昭那是一万个看不上。

谢昭撇嘴腹诽:你懂个屁。

皇帝:“你懂个屁!”

谢昭惊讶抬头,好有默契啊爹。

被骂的宣侯脸色非常尴尬,当然,皇帝骂的也不止他一个人,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就你们会打仗。”

“这时候光是打仗能解决问题吗?”

“要是能解决,朕还用得着重新派人去吗!”

“长长脑子!”

被皇帝一顿臭骂,对谢昭的质疑终于停止了。

其实皇帝也不知道谢昭准备怎么做,但人可是他派去的,要是谢昭把事情办砸了,那不就是说皇帝眼光不行吗!

皇帝才会不承认。

况且,这位沐姑娘非常推崇十一,既然她能将赈灾这件事单独拿出来说,那就肯定是十一的功绩而非过错,不然她绝不会是现在这种语气。

皇帝完全不担心。

所有人中,也就是军师出身的越国公,对谢昭的做法有几分猜测,思考片刻后目露赞赏。

【有些人一看灾民中只剩下老弱妇孺,就觉得已经没有赈济的必要了。】

【他们身体差容易生病,吃得不少却又没什么力气干活,就算活下来了,也不能跟着去救灾,属于完全无用之人,他们带的粮食本来就不多,何必在浪费在他们身上呢。】

【这句话在我们看来很残忍,但其实在产能低下的古代,这种思想才是主流,什么以人为本,在古人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小明不一样!只有他把老弱病残也记在了心里,第一时间安排人手去给没有子女照顾的老人送粮食,还把无家可归的妇孺收拢到一些空置的大宅院里,让她们不至于露宿野外。】

【荆州受灾三个月了啊,它终于等到一个愿意救灾的人了!小明他真的,我哭死。】

视频中画面一转,是在被大水冲刷过的滩涂上,遍地流民,他们麻木地扒着地皮找能吃的东西,可惜找来找去,连条虫子都没有。

绝望在这片土地上蔓延。

这个时候,朝廷的人终于抬着盛满稠粥的锅出现了,流民们先是警惕、不敢置信,直到一碗浓浓的米粥塞到他们手里,才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他们有救了!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流民们,眼中突然迸发出了惊喜和希望的光,皇帝深受触动,同时却也产生了深深的疑虑。

光从赈灾这一件事上就能看出,十一较之老大,更能担得起仁爱百姓这个赞誉,后世又为什么会传他是暴君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3-2721:11:35~2024-03-2723:1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凤凰于飞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交白卷240瓶;佛了20瓶;珊瑚、柠檬不萌!10瓶;辛夷花的低语、塞璞5瓶;异世极客九雾2瓶;歖、晴、每天都要笑一笑、夏天(*^w^*)、撸起袖子加油干!、70593360、就要摸鱼、春风十里、吃货?、金色年华、何处繁华笙歌落、依云、上官、白桃乌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九年前的惨状还历历在目,由不得荆州百姓不相信,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他们对朝廷失望透顶。】

【有人趁机振臂一呼,说既然朝廷不给我们派粮,那我们就自己抢,那些大官只知道鱼肉百姓,那我们就去抢他们!】

【人在饿急了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更不会思考,什么温顺什么法度都消失了,只有填饱肚子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所以煽动的人很容易就成功了。】

【荆州很快乱了起来,灾民跟着冲进县城杀了县令县丞,还抢走了班房的武器,最后他们来到了县城的粮仓,发现里面满满当当都是粮食。】

【可是,分明昨日他们中间还有人在饿死,那些当官的却从没想过施舍他们一碗粥,灾民们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本来还在犹豫的人这下更是铁了心跟着闹到底。】

【经历千难万险终于抵达荆州的运粮大军和巡抚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们的会是这么大一个惊喜,幸亏有大军在,巡抚才没有跟那些县城们一个待遇。】

【但赈灾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巡抚无奈之下只能命大军退回江北,同时向皇帝上书阐明此事。】

【刚开始接到巡抚的奏折,谢伯庭还把钦差骂了一顿,嫌弃他动作太慢,但看了他们一路上的遭遇后,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叛乱。】

升平楼内的众人也懂了,这是有乱臣贼子在借着水患生事,他们开始回想,荆州附近,有什么不安分的势力吗?

鲁国公思考了片刻道:“也许是闻香会。()?()”

陈国公闻言转头:“闻香会?你是说那个有人自称救了一只狐狸,狐狸以断尾相赠,断尾有法异香,可以为教众赐福的那个闻香会??()???????()?()”

鲁国公点头:“对,就是那个。()?()”

那些鼓动灾民的人,其口吻非常像他听老部下提起过的闻香会。

闻香会兴起于荆州到岭南地带,以三教应劫返本归元的思想洗.脑百姓,以达到奴役其子女兄弟,夺人钱财房屋的目的。

其教众惯爱躲进水泽深处,来去行踪难觅,给官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剿匪也一直没有进展。

为了抓到他们,各地官府请了不少擅长在湖泽上追捕的能人,其中大多是出自鲁国公麾下的水军。

鲁国公本身就擅长水战,当年他们的水军都是鲁国公训练出来的。

不过后来燕朝建立,天下太平,渐渐就没有需要水军的时候了,于是朝廷将他们打散重新编整,如今早已四散在各处。

直到后来闻香会兴起,这些曾经的水军能手们才被想起来,然后一些比较厉害的就被调走去对付闻香会了。

鲁国公作为他们的老上司,和这些人也多有书信来往,所以对此颇为了解。

其他人听到两人对话,细细回想了一下,也想到这么一个寿光末年兴起的邪.教组织。

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邪.教不邪.教的概念,他们统一被称为逆贼。

因为这个闻香会除了烧杀抢掠之外,还附带着反燕,对官府恶意极大,朝廷一直想将他们剿灭,奈何这些人实在是太能藏了。

不是藏在那些千里湖泊之内,就是直接融入百姓之间,有时候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百姓之间到底谁是普通民众,谁是闻香会的教徒。

所以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根除,没想到一次水患,他们又冒出来了,真是像田里肆虐的老鼠一样惹人心烦。

他们看了看屏风心想,今天过后,朝廷对付闻香会的手段应该会更强硬了吧。

事实也确实如此。

看到视频中荆州的乱象,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增加抓捕闻香会的人手和力度,在他有生之年,必须要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铲除,免得遗祸后世。

【若叛乱是灾民主导的,只需要武力镇压,然后诛杀首恶,将其他人遣散回家,然后专心赈灾就行了,灾民有一口吃的就不会生乱。】

【但既然不是灾民,那第一要务就不是赈灾了,而是平叛,于是谢伯庭很快下令,调动荆州南北两处的军队,配合巡抚平乱。】

【可是这位巡抚吧,他是纯纯的文官,让他赈灾还勉强可以,让他平乱就太强人所难了。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前面我说的那种,直接让军队武力镇压,先把闹事的刺头都杀了,剩下的人就听话了。】

【可对于有宗、教加持的灾民来说,这么做简直是适得其反,朝廷越是凶狠,闻香会的人就越是挑唆洗、脑,让他们对朝廷更没有归属感了。】

【那巡抚本以为,荆州无粮,乱民支撑不了多久,可没想到那闻香会似乎早有准备,不知什么时候屯下了粮食。】

【再加上从县城粮仓里抢到粮食,不敢保证能吃饱喝足,至少每日能给灾民们施粥两次,那粥也没有多少米,但至少比九年前的清水泡糠可好多了。】

一提到这个,大皇子就倒霉。

皇帝气得一脚把大皇子踹翻。

大皇子可没有谢昭那样的厚脸皮。

想到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好像一瞬间,所有人目光都在他身上,大皇子瞬间就脸色涨红,羞愤欲死。

但踹他的是皇帝,他只能忍着,死死低着头,咬牙爬起来。

谢昭在皇帝踹过来的刹那,就上半身后仰,远离了战场,看到大皇子的反应,摇了摇头。

你这样可不行啊。

【灾民跟着作乱,不就是为一口吃的嘛,谁能让他们饿不死,他们就听谁的话,才不管是什么朝廷还是乱党呢。】

这个道理,皇帝等人自然也懂。

都是从乱世里走过来的人,他们可太懂了,甚至他们曾经就是给乱民一口饭吃,让他们跟着自己干的乱党。

……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但是这么一代入的话,细思恐极啊。

闻香会这是想干什么?造反吗?

靠着造反起家的各位顿时神色凝重。

【灾民们终于吃上了饭,打定主意要跟着这群人干到底,一起反朝廷,倒是巡抚那边几次武力镇压失败,先急了起来。】

【毕竟他想的是以雷霆手段诛杀首恶,好震慑其他人,并不是要把灾民赶尽杀绝啊。】

【可谁能想到往日乖顺胆小的百姓们,这次居然怎么震慑都震不住,导致局面越来越乱。】

【眼看着巡抚就要兜不住了,朝廷不得不另外派人去接替他。我说到这儿大家应该就懂了吧,谢伯庭把自己手里的人扒拉来扒拉去,最后决定派小明去了。】

所以我的兵权就是这么来的啊。

谢昭先是诧异然后恍然。

要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还以为是要去外场作战呢,那他可真要为难了。

【要说还得是咱们小明,出发前谢伯庭让他带精兵强将,他带了,但同时要求可以沿路调粮,到了前线之后,不忙着攻打乱民,直接开始赈灾。】

【对此巡抚很想提提意见,觉得十一皇子这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呢。可他把平乱搞得一团糟,早就失去话语权了,谁听他的啊。】

【更何况当时小明已经掌控锦衣卫三年了,积威甚重,巡抚有意见也不敢提,于是很快,与赈灾相关的一应事宜就都安排了下去。】

【等到赈灾的时候,他们发现灾民中基本只剩下老弱妇孺了,身体稍微强壮点的年轻人,都加入闻香会了。】

当地青壮居然都加入了闻香会?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对朝廷的抵抗力度有多大。

勋贵中有人对谢昭不去平乱,反而先去赈灾的做法表示了质疑甚至鄙夷。

,闻香会的规模越来越大,这个时候要是不先把乱民收拾了,他们就会频繁来扰乱赈灾,到时候赈灾没成果,叛乱也没平息,两边都不落好,这一次可就白去了。

宣侯甚至直接说:“还不如让我去。()?()”

论带兵打仗,在座各位都是个中高手,对谢昭那是一万个看不上。

谢昭撇嘴腹诽:你懂个屁。

皇帝:“你懂个屁!”

谢昭惊讶抬头,好有默契啊爹。

被骂的宣侯脸色非常尴尬,当然,皇帝骂的也不止他一个人,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就你们会打仗。”

“这时候光是打仗能解决问题吗?”

“要是能解决,朕还用得着重新派人去吗!”

“长长脑子!”

被皇帝一顿臭骂,对谢昭的质疑终于停止了。

其实皇帝也不知道谢昭准备怎么做,但人可是他派去的,要是谢昭把事情办砸了,那不就是说皇帝眼光不行吗!

皇帝才会不承认。

况且,这位沐姑娘非常推崇十一,既然她能将赈灾这件事单独拿出来说,那就肯定是十一的功绩而非过错,不然她绝不会是现在这种语气。

皇帝完全不担心。

所有人中,也就是军师出身的越国公,对谢昭的做法有几分猜测,思考片刻后目露赞赏。

【有些人一看灾民中只剩下老弱妇孺,就觉得已经没有赈济的必要了。】

【他们身体差容易生病,吃得不少却又没什么力气干活,就算活下来了,也不能跟着去救灾,属于完全无用之人,他们带的粮食本来就不多,何必在浪费在他们身上呢。】

【这句话在我们看来很残忍,但其实在产能低下的古代,这种思想才是主流,什么以人为本,在古人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小明不一样!只有他把老弱病残也记在了心里,第一时间安排人手去给没有子女照顾的老人送粮食,还把无家可归的妇孺收拢到一些空置的大宅院里,让她们不至于露宿野外。】

【荆州受灾三个月了啊,它终于等到一个愿意救灾的人了!小明他真的,我哭死。】

视频中画面一转,是在被大水冲刷过的滩涂上,遍地流民,他们麻木地扒着地皮找能吃的东西,可惜找来找去,连条虫子都没有。

绝望在这片土地上蔓延。

这个时候,朝廷的人终于抬着盛满稠粥的锅出现了,流民们先是警惕、不敢置信,直到一碗浓浓的米粥塞到他们手里,才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他们有救了!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流民们,眼中突然迸发出了惊喜和希望的光,皇帝深受触动,同时却也产生了深深的疑虑。

光从赈灾这一件事上就能看出,十一较之老大,更能担得起仁爱百姓这个赞誉,后世又为什么会传他是暴君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3-2721:11:35~2024-03-2723:1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凤凰于飞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交白卷240瓶;佛了20瓶;珊瑚、柠檬不萌!10瓶;辛夷花的低语、塞璞5瓶;异世极客九雾2瓶;歖、晴、每天都要笑一笑、夏天(*^w^*)、撸起袖子加油干!、70593360、就要摸鱼、春风十里、吃货?、金色年华、何处繁华笙歌落、依云、上官、白桃乌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九年前的惨状还历历在目,由不得荆州百姓不相信,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他们对朝廷失望透顶。】

【有人趁机振臂一呼,说既然朝廷不给我们派粮,那我们就自己抢,那些大官只知道鱼肉百姓,那我们就去抢他们!】

【人在饿急了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更不会思考,什么温顺什么法度都消失了,只有填饱肚子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所以煽动的人很容易就成功了。】

【荆州很快乱了起来,灾民跟着冲进县城杀了县令县丞,还抢走了班房的武器,最后他们来到了县城的粮仓,发现里面满满当当都是粮食。】

【可是,分明昨日他们中间还有人在饿死,那些当官的却从没想过施舍他们一碗粥,灾民们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本来还在犹豫的人这下更是铁了心跟着闹到底。】

【经历千难万险终于抵达荆州的运粮大军和巡抚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们的会是这么大一个惊喜,幸亏有大军在,巡抚才没有跟那些县城们一个待遇。】

【但赈灾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巡抚无奈之下只能命大军退回江北,同时向皇帝上书阐明此事。】

【刚开始接到巡抚的奏折,谢伯庭还把钦差骂了一顿,嫌弃他动作太慢,但看了他们一路上的遭遇后,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叛乱。】

升平楼内的众人也懂了,这是有乱臣贼子在借着水患生事,他们开始回想,荆州附近,有什么不安分的势力吗?

鲁国公思考了片刻道:“也许是闻香会。”

陈国公闻言转头:“闻香会?你是说那个有人自称救了一只狐狸,狐狸以断尾相赠,断尾有法异香,可以为教众赐福的那个闻香会?”

鲁国公点头:“对,就是那个。”

那些鼓动灾民的人,其口吻非常像他听老部下提起过的闻香会。

闻香会兴起于荆州到岭南地带,以三教应劫返本归元的思想洗.脑百姓,以达到奴役其子女兄弟,夺人钱财房屋的目的。

其教众惯爱躲进水泽深处,来去行踪难觅,给官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剿匪也一直没有进展。

为了抓到他们,各地官府请了不少擅长在湖泽上追捕的能人,其中大多是出自鲁国公麾下的水军。

鲁国公本身就擅长水战,当年他们的水军都是鲁国公训练出来的。

不过后来燕朝建立,天下太平,渐渐就没有需要水军的时候了,于是朝廷将他们打散重新编整,如今早已四散在各处。

直到后来闻香会兴起,这些曾经的水军能手们才被想起来,然后一些比较厉害的就被调走去对付闻香会了。

鲁国公作为他们的老上司,和这些人也多有书信来往,所以对此颇为了解。

其他人听到两人对话,细细回想了一下,也想到这么一个寿光末年兴起的邪.教组织。

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邪.教不邪.教的概念,他们统一被称为逆贼。

因为这个闻香会除了烧杀抢掠之外,还附带着反燕,对官府恶意极大,朝廷一直想将他们剿灭,奈何这些人实在是太能藏了。

不是藏在那些千里湖泊之内,就是直接融入百姓之间,有时候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百姓之间到底谁是普通民众,谁是闻香会的教徒。

所以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根除,没想到一次水患,他们又冒出来了,真是像田里肆虐的老鼠一样惹人心烦。

他们看了看屏风心想,今天过后,朝廷对付闻香会的手段应该会更强硬了吧。

事实也确实如此。

看到视频中荆州的乱象,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增加抓捕闻香会的人手和力度,在他有生之年,必须要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铲除,免得遗祸后世。

【若叛乱是灾民主导的,只需要武力镇压,然后诛杀首恶,将其他人遣散回家,然后专心赈灾就行了,灾民有一口吃的就不会生乱。】

【但既然不是灾民,那第一要务就不是赈灾了,而是平叛,于是谢伯庭很快下令,调动荆州南北两处的军队,配合巡抚平乱。】

【可是这位巡抚吧,他是纯纯的文官,让他赈灾还勉强可以,让他平乱就太强人所难了。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前面我说的那种,直接让军队武力镇压,先把闹事的刺头都杀了,剩下的人就听话了。】

【可对于有宗、教加持的灾民来说,这么做简直是适得其反,朝廷越是凶狠,闻香会的人就越是挑唆洗、脑,让他们对朝廷更没有归属感了。】

【那巡抚本以为,荆州无粮,乱民支撑不了多久,可没想到那闻香会似乎早有准备,不知什么时候屯下了粮食。】

【再加上从县城粮仓里抢到粮食,不敢保证能吃饱喝足,至少每日能给灾民们施粥两次,那粥也没有多少米,但至少比九年前的清水泡糠可好多了。】

一提到这个,大皇子就倒霉。

皇帝气得一脚把大皇子踹翻。

大皇子可没有谢昭那样的厚脸皮。

想到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好像一瞬间,所有人目光都在他身上,大皇子瞬间就脸色涨红,羞愤欲死。

但踹他的是皇帝,他只能忍着,死死低着头,咬牙爬起来。

谢昭在皇帝踹过来的刹那,就上半身后仰,远离了战场,看到大皇子的反应,摇了摇头。

你这样可不行啊。

【灾民跟着作乱,不就是为一口吃的嘛,谁能让他们饿不死,他们就听谁的话,才不管是什么朝廷还是乱党呢。】

这个道理,皇帝等人自然也懂。

都是从乱世里走过来的人,他们可太懂了,甚至他们曾经就是给乱民一口饭吃,让他们跟着自己干的乱党。

……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但是这么一代入的话,细思恐极啊。

闻香会这是想干什么?造反吗?

靠着造反起家的各位顿时神色凝重。

【灾民们终于吃上了饭,打定主意要跟着这群人干到底,一起反朝廷,倒是巡抚那边几次武力镇压失败,先急了起来。】

【毕竟他想的是以雷霆手段诛杀首恶,好震慑其他人,并不是要把灾民赶尽杀绝啊。】

【可谁能想到往日乖顺胆小的百姓们,这次居然怎么震慑都震不住,导致局面越来越乱。】

【眼看着巡抚就要兜不住了,朝廷不得不另外派人去接替他。我说到这儿大家应该就懂了吧,谢伯庭把自己手里的人扒拉来扒拉去,最后决定派小明去了。】

所以我的兵权就是这么来的啊。

谢昭先是诧异然后恍然。

要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还以为是要去外场作战呢,那他可真要为难了。

【要说还得是咱们小明,出发前谢伯庭让他带精兵强将,他带了,但同时要求可以沿路调粮,到了前线之后,不忙着攻打乱民,直接开始赈灾。】

【对此巡抚很想提提意见,觉得十一皇子这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呢。可他把平乱搞得一团糟,早就失去话语权了,谁听他的啊。】

【更何况当时小明已经掌控锦衣卫三年了,积威甚重,巡抚有意见也不敢提,于是很快,与赈灾相关的一应事宜就都安排了下去。】

【等到赈灾的时候,他们发现灾民中基本只剩下老弱妇孺了,身体稍微强壮点的年轻人,都加入闻香会了。】

当地青壮居然都加入了闻香会?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对朝廷的抵抗力度有多大。

勋贵中有人对谢昭不去平乱,反而先去赈灾的做法表示了质疑甚至鄙夷。

,闻香会的规模越来越大,这个时候要是不先把乱民收拾了,他们就会频繁来扰乱赈灾,到时候赈灾没成果,叛乱也没平息,两边都不落好,这一次可就白去了。

宣侯甚至直接说:“还不如让我去。”

论带兵打仗,在座各位都是个中高手,对谢昭那是一万个看不上。

谢昭撇嘴腹诽:你懂个屁。

皇帝:“你懂个屁!”

谢昭惊讶抬头,好有默契啊爹。

被骂的宣侯脸色非常尴尬,当然,皇帝骂的也不止他一个人,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就你们会打仗。”

“这时候光是打仗能解决问题吗?”

“要是能解决,朕还用得着重新派人去吗!”

“长长脑子!”

被皇帝一顿臭骂,对谢昭的质疑终于停止了。

其实皇帝也不知道谢昭准备怎么做,但人可是他派去的,要是谢昭把事情办砸了,那不就是说皇帝眼光不行吗!

皇帝才会不承认。

况且,这位沐姑娘非常推崇十一,既然她能将赈灾这件事单独拿出来说,那就肯定是十一的功绩而非过错,不然她绝不会是现在这种语气。

皇帝完全不担心。

所有人中,也就是军师出身的越国公,对谢昭的做法有几分猜测,思考片刻后目露赞赏。

【有些人一看灾民中只剩下老弱妇孺,就觉得已经没有赈济的必要了。】

【他们身体差容易生病,吃得不少却又没什么力气干活,就算活下来了,也不能跟着去救灾,属于完全无用之人,他们带的粮食本来就不多,何必在浪费在他们身上呢。】

【这句话在我们看来很残忍,但其实在产能低下的古代,这种思想才是主流,什么以人为本,在古人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小明不一样!只有他把老弱病残也记在了心里,第一时间安排人手去给没有子女照顾的老人送粮食,还把无家可归的妇孺收拢到一些空置的大宅院里,让她们不至于露宿野外。】

【荆州受灾三个月了啊,它终于等到一个愿意救灾的人了!小明他真的,我哭死。】

视频中画面一转,是在被大水冲刷过的滩涂上,遍地流民,他们麻木地扒着地皮找能吃的东西,可惜找来找去,连条虫子都没有。

绝望在这片土地上蔓延。

这个时候,朝廷的人终于抬着盛满稠粥的锅出现了,流民们先是警惕、不敢置信,直到一碗浓浓的米粥塞到他们手里,才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他们有救了!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流民们,眼中突然迸发出了惊喜和希望的光,皇帝深受触动,同时却也产生了深深的疑虑。

光从赈灾这一件事上就能看出,十一较之老大,更能担得起仁爱百姓这个赞誉,后世又为什么会传他是暴君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3-2721:11:35~2024-03-2723:1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凤凰于飞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交白卷240瓶;佛了20瓶;珊瑚、柠檬不萌!10瓶;辛夷花的低语、塞璞5瓶;异世极客九雾2瓶;歖、晴、每天都要笑一笑、夏天(*^w^*)、撸起袖子加油干!、70593360、就要摸鱼、春风十里、吃货?、金色年华、何处繁华笙歌落、依云、上官、白桃乌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九年前的惨状还历历在目,由不得荆州百姓不相信,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他们对朝廷失望透顶。】()?()

【有人趁机振臂一呼,说既然朝廷不给我们派粮,那我们就自己抢,那些大官只知道鱼肉百姓,那我们就去抢他们!】()?()

【人在饿急了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更不会思考,什么温顺什么法度都消失了,只有填饱肚子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所以煽动的人很容易就成功了。】

?本作者二十七天外提醒您《所有人都知道我要谋逆》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の.の?

()?()

【荆州很快乱了起来,灾民跟着冲进县城杀了县令县丞,还抢走了班房的武器,最后他们来到了县城的粮仓,发现里面满满当当都是粮食。】()?()

【可是,分明昨日他们中间还有人在饿死,那些当官的却从没想过施舍他们一碗粥,灾民们的眼眶瞬间就红了,本来还在犹豫的人这下更是铁了心跟着闹到底。】

【经历千难万险终于抵达荆州的运粮大军和巡抚怎么也没想到,等待他们的会是这么大一个惊喜,幸亏有大军在,巡抚才没有跟那些县城们一个待遇。】

【但赈灾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根本没有人听他的,巡抚无奈之下只能命大军退回江北,同时向皇帝上书阐明此事。】

【刚开始接到巡抚的奏折,谢伯庭还把钦差骂了一顿,嫌弃他动作太慢,但看了他们一路上的遭遇后,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叛乱。】

升平楼内的众人也懂了,这是有乱臣贼子在借着水患生事,他们开始回想,荆州附近,有什么不安分的势力吗?

鲁国公思考了片刻道:“也许是闻香会。”

陈国公闻言转头:“闻香会?你是说那个有人自称救了一只狐狸,狐狸以断尾相赠,断尾有法异香,可以为教众赐福的那个闻香会?”

鲁国公点头:“对,就是那个。”

那些鼓动灾民的人,其口吻非常像他听老部下提起过的闻香会。

闻香会兴起于荆州到岭南地带,以三教应劫返本归元的思想洗.脑百姓,以达到奴役其子女兄弟,夺人钱财房屋的目的。

其教众惯爱躲进水泽深处,来去行踪难觅,给官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剿匪也一直没有进展。

为了抓到他们,各地官府请了不少擅长在湖泽上追捕的能人,其中大多是出自鲁国公麾下的水军。

鲁国公本身就擅长水战,当年他们的水军都是鲁国公训练出来的。

不过后来燕朝建立,天下太平,渐渐就没有需要水军的时候了,于是朝廷将他们打散重新编整,如今早已四散在各处。

直到后来闻香会兴起,这些曾经的水军能手们才被想起来,然后一些比较厉害的就被调走去对付闻香会了。

鲁国公作为他们的老上司,和这些人也多有书信来往,所以对此颇为了解。

其他人听到两人对话,细细回想了一下,也想到这么一个寿光末年兴起的邪.教组织。

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邪.教不邪.教的概念,他们统一被称为逆贼。

因为这个闻香会除了烧杀抢掠之外,还附带着反燕,对官府恶意极大,朝廷一直想将他们剿灭,奈何这些人实在是太能藏了。

不是藏在那些千里湖泊之内,就是直接融入百姓之间,有时候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百姓之间到底谁是普通民众,谁是闻香会的教徒。

所以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根除,没想到一次水患,他们又冒出来了,真是像田里肆虐的老鼠一样惹人心烦。

他们看了看屏风心想,今天过后,朝廷对付闻香会的手段应该会更强硬了吧。

事实也确实如此。

看到视频中荆州的乱象,皇帝已经下定决心,增加抓捕闻香会的人手和力度,在他有生之年,必须要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铲除,免得遗祸后世。

【若叛乱是灾民主导的,只需要武力镇压,然后诛杀首恶,将其他人遣散回家,然后专心赈灾就行了,灾民有一口吃的就不会生乱。】

【但既然不是灾民,那第一要务就不是赈灾了,而是平叛,于是谢伯庭很快下令,调动荆州南北两处的军队,配合巡抚平乱。】

【可是这位巡抚吧,他是纯纯的文官,让他赈灾还勉强可以,让他平乱就太强人所难了。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前面我说的那种,直接让军队武力镇压,先把闹事的刺头都杀了,剩下的人就听话了。】

【可对于有宗、教加持的灾民来说,这么做简直是适得其反,朝廷越是凶狠,闻香会的人就越是挑唆洗、脑,让他们对朝廷更没有归属感了。】

【那巡抚本以为,荆州无粮,乱民支撑不了多久,可没想到那闻香会似乎早有准备,不知什么时候屯下了粮食。】

【再加上从县城粮仓里抢到粮食,不敢保证能吃饱喝足,至少每日能给灾民们施粥两次,那粥也没有多少米,但至少比九年前的清水泡糠可好多了。】

一提到这个,大皇子就倒霉。

皇帝气得一脚把大皇子踹翻。

大皇子可没有谢昭那样的厚脸皮。

想到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好像一瞬间,所有人目光都在他身上,大皇子瞬间就脸色涨红,羞愤欲死。

但踹他的是皇帝,他只能忍着,死死低着头,咬牙爬起来。

谢昭在皇帝踹过来的刹那,就上半身后仰,远离了战场,看到大皇子的反应,摇了摇头。

你这样可不行啊。

【灾民跟着作乱,不就是为一口吃的嘛,谁能让他们饿不死,他们就听谁的话,才不管是什么朝廷还是乱党呢。】

这个道理,皇帝等人自然也懂。

都是从乱世里走过来的人,他们可太懂了,甚至他们曾经就是给乱民一口饭吃,让他们跟着自己干的乱党。

……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但是这么一代入的话,细思恐极啊。

闻香会这是想干什么?造反吗?

靠着造反起家的各位顿时神色凝重。

【灾民们终于吃上了饭,打定主意要跟着这群人干到底,一起反朝廷,倒是巡抚那边几次武力镇压失败,先急了起来。】

【毕竟他想的是以雷霆手段诛杀首恶,好震慑其他人,并不是要把灾民赶尽杀绝啊。】

【可谁能想到往日乖顺胆小的百姓们,这次居然怎么震慑都震不住,导致局面越来越乱。】

【眼看着巡抚就要兜不住了,朝廷不得不另外派人去接替他。我说到这儿大家应该就懂了吧,谢伯庭把自己手里的人扒拉来扒拉去,最后决定派小明去了。】

所以我的兵权就是这么来的啊。

谢昭先是诧异然后恍然。

要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了,还以为是要去外场作战呢,那他可真要为难了。

【要说还得是咱们小明,出发前谢伯庭让他带精兵强将,他带了,但同时要求可以沿路调粮,到了前线之后,不忙着攻打乱民,直接开始赈灾。】

【对此巡抚很想提提意见,觉得十一皇子这怎么分不清轻重缓急呢。可他把平乱搞得一团糟,早就失去话语权了,谁听他的啊。】

【更何况当时小明已经掌控锦衣卫三年了,积威甚重,巡抚有意见也不敢提,于是很快,与赈灾相关的一应事宜就都安排了下去。】

【等到赈灾的时候,他们发现灾民中基本只剩下老弱妇孺了,身体稍微强壮点的年轻人,都加入闻香会了。】

当地青壮居然都加入了闻香会?这下事情可麻烦了。

不用想都知道,他们对朝廷的抵抗力度有多大。

勋贵中有人对谢昭不去平乱,反而先去赈灾的做法表示了质疑甚至鄙夷。

,闻香会的规模越来越大,这个时候要是不先把乱民收拾了,他们就会频繁来扰乱赈灾,到时候赈灾没成果,叛乱也没平息,两边都不落好,这一次可就白去了。

宣侯甚至直接说:“还不如让我去。”

论带兵打仗,在座各位都是个中高手,对谢昭那是一万个看不上。

谢昭撇嘴腹诽:你懂个屁。

皇帝:“你懂个屁!”

谢昭惊讶抬头,好有默契啊爹。

被骂的宣侯脸色非常尴尬,当然,皇帝骂的也不止他一个人,而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就你们会打仗。”

“这时候光是打仗能解决问题吗?”

“要是能解决,朕还用得着重新派人去吗!”

“长长脑子!”

被皇帝一顿臭骂,对谢昭的质疑终于停止了。

其实皇帝也不知道谢昭准备怎么做,但人可是他派去的,要是谢昭把事情办砸了,那不就是说皇帝眼光不行吗!

皇帝才会不承认。

况且,这位沐姑娘非常推崇十一,既然她能将赈灾这件事单独拿出来说,那就肯定是十一的功绩而非过错,不然她绝不会是现在这种语气。

皇帝完全不担心。

所有人中,也就是军师出身的越国公,对谢昭的做法有几分猜测,思考片刻后目露赞赏。

【有些人一看灾民中只剩下老弱妇孺,就觉得已经没有赈济的必要了。】

【他们身体差容易生病,吃得不少却又没什么力气干活,就算活下来了,也不能跟着去救灾,属于完全无用之人,他们带的粮食本来就不多,何必在浪费在他们身上呢。】

【这句话在我们看来很残忍,但其实在产能低下的古代,这种思想才是主流,什么以人为本,在古人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小明不一样!只有他把老弱病残也记在了心里,第一时间安排人手去给没有子女照顾的老人送粮食,还把无家可归的妇孺收拢到一些空置的大宅院里,让她们不至于露宿野外。】

【荆州受灾三个月了啊,它终于等到一个愿意救灾的人了!小明他真的,我哭死。】

视频中画面一转,是在被大水冲刷过的滩涂上,遍地流民,他们麻木地扒着地皮找能吃的东西,可惜找来找去,连条虫子都没有。

绝望在这片土地上蔓延。

这个时候,朝廷的人终于抬着盛满稠粥的锅出现了,流民们先是警惕、不敢置信,直到一碗浓浓的米粥塞到他们手里,才发现这竟然是真的!

他们有救了!

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流民们,眼中突然迸发出了惊喜和希望的光,皇帝深受触动,同时却也产生了深深的疑虑。

光从赈灾这一件事上就能看出,十一较之老大,更能担得起仁爱百姓这个赞誉,后世又为什么会传他是暴君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3-2721:11:35~2024-03-2723:1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凤凰于飞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交白卷240瓶;佛了20瓶;珊瑚、柠檬不萌!10瓶;辛夷花的低语、塞璞5瓶;异世极客九雾2瓶;歖、晴、每天都要笑一笑、夏天(*^w^*)、撸起袖子加油干!、70593360、就要摸鱼、春风十里、吃货?、金色年华、何处繁华笙歌落、依云、上官、白桃乌龙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