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43看书 > 其他 > 抗战之血战山河 > 第291章 兄长

“哈哈!哪里哪里,乌金大当家的可是堂堂正正的乌沙洞的大当家的,能够当我江淮的兄长,可是我的荣幸啊!我要是不叫上一声哥哥的话,可能就是真的不识抬举了啊!”江淮客客气气的说道。

“哈哈!江淮老弟,赶快说说你的赚钱的办法吧!”乌金急切的问道。

瑞丽在一边看着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二人此刻竟然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叫的这么亲热,感觉到有点疑惑了,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二人。

“乌金大哥啊,别的事情不说,就说现在的东北,最有钱的人是谁?”江淮眼睛一眯,说道。

“最有钱的人……”乌金同样眯了眯眼睛,手在脑袋上挠了挠,眼睛一转,微微靠近过来,低声说道:“日本人?”

“聪明!”江淮一笑,说道:“要想挣大钱,还是要在小日本身上下的功夫啊。”

“这……”

听到这话,乌金有点犹豫了,东北现在是日占区,和日本人做对,显然不是一件好决定,这简直就是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乌金大当家的敢不敢和我干一票大的!”

江淮步步紧逼,径直站在乌金面前,眼睛里面多了威胁。

乌金听了这话,眉头一挑,看着江淮,眼睛之中跃跃欲试,但是还是没有说什么。

“怎么?素来听闻乌金大当家的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大当家的,怎么现在竟然犹犹豫豫的没了主意啊?莫不是被小鬼子给吓破了胆子么?”江淮语带讥讽。

“日本人……”乌金听了这话,轻声笑了笑,说道:“和江淮二当家的不一样啊,我们乌沙洞从来都和日本人无冤无仇,突然现在如日中天的日本人做对,对我们乌沙洞没有什么好处啊!而且,我们乌沙洞从来不做有命赚,没命花的钱!”

说完,乌金脸色一黑,直接站起身来,对着眼前的江淮,语气冰冷地说道:“江淮二当家的,你要知道,现在是在哈尔滨,不是在清风寨,只要外面的宪兵队,听到风声,恐怕老弟就算插上翅膀也跑不出去!”

“哈哈!”江淮突然狂笑一声,同样站起身来,说道:“莫不是乌金大当家的想要出去揭发我么?”

“怎么?这难道不是一个良好的选择么?到时候,日本人杀死了你,东北地区还是需要一个民间的土匪领袖的啊!哈哈!”乌金得意的大笑。

“看来乌金大当家的小算盘打的不错啊!”江淮轻笑一声,手上轻轻的在桌子上点着,熙然没有把乌金看在眼里。

“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跟我去投靠日本人,就凭你我二人的能力,在日本人的军队里,混个团长,应该不是问题啊!”乌金苦口婆心地说道。

“我呸!”江淮直接就把手里面的杯子摔在地上,破口大骂道:“什么投靠日本人,你乌金要是能够老老实实的在长白山上做一个土匪,倒是就算了,可是要想去叛国投敌当汉奸,我江淮第一个不答应!”

“这……”乌金脸色铁青,他是一个典型的现实主义者,说得难听点就是有奶便是娘,现在明摆着鬼子的实力强大,让乌金去和日本人做对,这对于乌金来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哈哈!”乌金愣了一下,脸上露出狞笑来,说道:“怎么,江淮二当家的真的不怕么,就在这个包厢外面,有我们乌沙洞少说是几个弟兄的,而且再远的地方,还是日本人的宪兵队,江淮二当家的不会自信的认为自己可以在几个中队的宪兵队的搜捕之下逃出生天吧?”

“当然,但是在我逃出生天之前,还是可以杀死你的!”江淮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你就是在找死!”

“你!”乌金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江淮,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畏惧,这才想起江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看着江淮说道:“江淮,你要干什么?”

乌金手上不由自主的摸到了手边的王八盒子。

“锃!”

这时候,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却直接扎在了乌金的手边,吓得乌金下意识的缩了缩手。

“奶奶的!”乌金吓了一跳,眼睛圆瞪,手里面顺手抽出了腰间的刀片,朝着江淮头顶上砍来。

江淮微微一笑,一个轻微的滑步,躲开了乌金的刺刀,眼睛之中有了一丝讥讽。

“铿!”

乌金知道眼前的江淮是个狠角色,所以,手上不敢有任何放松,手里面的砍刀铆足的力气直接朝着江淮身上砍去,但因为江淮躲开了,手里面的砍刀就直接深深的嵌到了聚仙楼里面的木质地板上面。

一声巨响瞬间就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外面乌沙洞的土匪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纷纷带着疑惑的眼朝里面张望着,想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土匪想要进去,但是想到了刚才乌金的样子之后,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敢进去。

“奶奶的!”乌金看到地上的砍刀,用力拉了来,但是却纹丝不动,顿时有点慌乱了。

江淮却不给乌金机会,直接一脚踹在了乌金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让乌金的身体像是一个人行炮弹一样,稀里哗啦的倒在了后面,带倒了一堆桌椅板凳。

“哗啦!”

乌金硕大的身体倒在一边的一个花瓶旁边之后,立刻就带倒了这个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花瓶,顿时精美的花瓶就变成了一堆碎片。

听到了这个声音,外面的土匪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之后,不再犹豫,直接一窝蜂的就朝着里面冲去。

“江淮!你不要欺人太甚!”

乌金此刻惨兮兮的躺在地上,看着眼前明晃晃的额尖刀,眼睛里面不免有点畏惧。

“欺人太甚?难不成我还要饶你不成么?”江淮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手里面的剪刀朝着乌金的脸上轻轻一刺。

“别别别!”乌金看着泛着寒光的尖刀。

“当然,但是在我逃出生天之前,还是可以杀死你的!”江淮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你就是在找死!”

“你!”乌金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江淮,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畏惧,这才想起江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看着江淮说道:“江淮,你要干什么?”

乌金手上不由自主的摸到了手边的王八盒子。

“锃!”

这时候,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却直接扎在了乌金的手边,吓得乌金下意识的缩了缩手。

“奶奶的!”乌金吓了一跳,眼睛圆瞪,手里面顺手抽出了腰间的刀片,朝着江淮头顶上砍来。

江淮微微一笑,一个轻微的滑步,躲开了乌金的刺刀,眼睛之中有了一丝讥讽。

“铿!”

乌金知道眼前的江淮是个狠角色,所以,手上不敢有任何放松,手里面的砍刀铆足的力气直接朝着江淮身上砍去,但因为江淮躲开了,手里面的砍刀就直接深深的嵌到了聚仙楼里面的木质地板上面。

一声巨响瞬间就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外面乌沙洞的土匪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纷纷带着疑惑的眼朝里面张望着,想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土匪想要进去,但是想到了刚才乌金的样子之后,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敢进去。

“奶奶的!”乌金看到地上的砍刀,用力拉了来,但是却纹丝不动,顿时有点慌乱了。

江淮却不给乌金机会,直接一脚踹在了乌金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让乌金的身体像是一个人行炮弹一样,稀里哗啦的倒在了后面,带倒了一堆桌椅板凳。

“哗啦!”

乌金硕大的身体倒在一边的一个花瓶旁边之后,立刻就带倒了这个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花瓶,顿时精美的花瓶就变成了一堆碎片。

听到了这个声音,外面的土匪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之后,不再犹豫,直接一窝蜂的就朝着里面冲去。

“江淮!你不要欺人太甚!”

乌金此刻惨兮兮的躺在地上,看着眼前明晃晃的额尖刀,眼睛里面不免有点畏惧。

“欺人太甚?难不成我还要饶你不成么?”江淮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手里面的剪刀朝着乌金的脸上轻轻一刺。

“别别别!”乌金看着泛着寒光的尖刀。

“当然,但是在我逃出生天之前,还是可以杀死你的!”江淮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你就是在找死!”

“你!”乌金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江淮,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畏惧,这才想起江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看着江淮说道:“江淮,你要干什么?”

乌金手上不由自主的摸到了手边的王八盒子。

“锃!”

这时候,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却直接扎在了乌金的手边,吓得乌金下意识的缩了缩手。

“奶奶的!”乌金吓了一跳,眼睛圆瞪,手里面顺手抽出了腰间的刀片,朝着江淮头顶上砍来。

江淮微微一笑,一个轻微的滑步,躲开了乌金的刺刀,眼睛之中有了一丝讥讽。

“铿!”

乌金知道眼前的江淮是个狠角色,所以,手上不敢有任何放松,手里面的砍刀铆足的力气直接朝着江淮身上砍去,但因为江淮躲开了,手里面的砍刀就直接深深的嵌到了聚仙楼里面的木质地板上面。

一声巨响瞬间就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外面乌沙洞的土匪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纷纷带着疑惑的眼朝里面张望着,想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土匪想要进去,但是想到了刚才乌金的样子之后,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敢进去。

“奶奶的!”乌金看到地上的砍刀,用力拉了来,但是却纹丝不动,顿时有点慌乱了。

江淮却不给乌金机会,直接一脚踹在了乌金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让乌金的身体像是一个人行炮弹一样,稀里哗啦的倒在了后面,带倒了一堆桌椅板凳。

“哗啦!”

乌金硕大的身体倒在一边的一个花瓶旁边之后,立刻就带倒了这个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花瓶,顿时精美的花瓶就变成了一堆碎片。

听到了这个声音,外面的土匪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之后,不再犹豫,直接一窝蜂的就朝着里面冲去。

“江淮!你不要欺人太甚!”

乌金此刻惨兮兮的躺在地上,看着眼前明晃晃的额尖刀,眼睛里面不免有点畏惧。

“欺人太甚?难不成我还要饶你不成么?”江淮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手里面的剪刀朝着乌金的脸上轻轻一刺。

“别别别!”乌金看着泛着寒光的尖刀。

“当然,但是在我逃出生天之前,还是可以杀死你的!”江淮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你就是在找死!”

“你!”乌金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江淮,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畏惧,这才想起江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看着江淮说道:“江淮,你要干什么?”

乌金手上不由自主的摸到了手边的王八盒子。

“锃!”

这时候,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却直接扎在了乌金的手边,吓得乌金下意识的缩了缩手。

“奶奶的!”乌金吓了一跳,眼睛圆瞪,手里面顺手抽出了腰间的刀片,朝着江淮头顶上砍来。

江淮微微一笑,一个轻微的滑步,躲开了乌金的刺刀,眼睛之中有了一丝讥讽。

“铿!”

乌金知道眼前的江淮是个狠角色,所以,手上不敢有任何放松,手里面的砍刀铆足的力气直接朝着江淮身上砍去,但因为江淮躲开了,手里面的砍刀就直接深深的嵌到了聚仙楼里面的木质地板上面。

一声巨响瞬间就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外面乌沙洞的土匪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纷纷带着疑惑的眼朝里面张望着,想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土匪想要进去,但是想到了刚才乌金的样子之后,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敢进去。

“奶奶的!”乌金看到地上的砍刀,用力拉了来,但是却纹丝不动,顿时有点慌乱了。

江淮却不给乌金机会,直接一脚踹在了乌金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让乌金的身体像是一个人行炮弹一样,稀里哗啦的倒在了后面,带倒了一堆桌椅板凳。

“哗啦!”

乌金硕大的身体倒在一边的一个花瓶旁边之后,立刻就带倒了这个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花瓶,顿时精美的花瓶就变成了一堆碎片。

听到了这个声音,外面的土匪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之后,不再犹豫,直接一窝蜂的就朝着里面冲去。

“江淮!你不要欺人太甚!”

乌金此刻惨兮兮的躺在地上,看着眼前明晃晃的额尖刀,眼睛里面不免有点畏惧。

“欺人太甚?难不成我还要饶你不成么?”江淮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手里面的剪刀朝着乌金的脸上轻轻一刺。

“别别别!”乌金看着泛着寒光的尖刀。

“当然,但是在我逃出生天之前,还是可以杀死你的!”江淮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你就是在找死!”

“你!”乌金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江淮,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畏惧,这才想起江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看着江淮说道:“江淮,你要干什么?”

乌金手上不由自主的摸到了手边的王八盒子。

“锃!”

这时候,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却直接扎在了乌金的手边,吓得乌金下意识的缩了缩手。

“奶奶的!”乌金吓了一跳,眼睛圆瞪,手里面顺手抽出了腰间的刀片,朝着江淮头顶上砍来。

江淮微微一笑,一个轻微的滑步,躲开了乌金的刺刀,眼睛之中有了一丝讥讽。

“铿!”

乌金知道眼前的江淮是个狠角色,所以,手上不敢有任何放松,手里面的砍刀铆足的力气直接朝着江淮身上砍去,但因为江淮躲开了,手里面的砍刀就直接深深的嵌到了聚仙楼里面的木质地板上面。

一声巨响瞬间就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外面乌沙洞的土匪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纷纷带着疑惑的眼朝里面张望着,想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土匪想要进去,但是想到了刚才乌金的样子之后,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敢进去。

“奶奶的!”乌金看到地上的砍刀,用力拉了来,但是却纹丝不动,顿时有点慌乱了。

江淮却不给乌金机会,直接一脚踹在了乌金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让乌金的身体像是一个人行炮弹一样,稀里哗啦的倒在了后面,带倒了一堆桌椅板凳。

“哗啦!”

乌金硕大的身体倒在一边的一个花瓶旁边之后,立刻就带倒了这个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花瓶,顿时精美的花瓶就变成了一堆碎片。

听到了这个声音,外面的土匪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之后,不再犹豫,直接一窝蜂的就朝着里面冲去。

“江淮!你不要欺人太甚!”

乌金此刻惨兮兮的躺在地上,看着眼前明晃晃的额尖刀,眼睛里面不免有点畏惧。

“欺人太甚?难不成我还要饶你不成么?”江淮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手里面的剪刀朝着乌金的脸上轻轻一刺。

“别别别!”乌金看着泛着寒光的尖刀。

“当然,但是在我逃出生天之前,还是可以杀死你的!”江淮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你就是在找死!”

“你!”乌金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江淮,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畏惧,这才想起江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看着江淮说道:“江淮,你要干什么?”

乌金手上不由自主的摸到了手边的王八盒子。

“锃!”

这时候,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却直接扎在了乌金的手边,吓得乌金下意识的缩了缩手。

“奶奶的!”乌金吓了一跳,眼睛圆瞪,手里面顺手抽出了腰间的刀片,朝着江淮头顶上砍来。

江淮微微一笑,一个轻微的滑步,躲开了乌金的刺刀,眼睛之中有了一丝讥讽。

“铿!”

乌金知道眼前的江淮是个狠角色,所以,手上不敢有任何放松,手里面的砍刀铆足的力气直接朝着江淮身上砍去,但因为江淮躲开了,手里面的砍刀就直接深深的嵌到了聚仙楼里面的木质地板上面。

一声巨响瞬间就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外面乌沙洞的土匪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纷纷带着疑惑的眼朝里面张望着,想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土匪想要进去,但是想到了刚才乌金的样子之后,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敢进去。

“奶奶的!”乌金看到地上的砍刀,用力拉了来,但是却纹丝不动,顿时有点慌乱了。

江淮却不给乌金机会,直接一脚踹在了乌金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让乌金的身体像是一个人行炮弹一样,稀里哗啦的倒在了后面,带倒了一堆桌椅板凳。

“哗啦!”

乌金硕大的身体倒在一边的一个花瓶旁边之后,立刻就带倒了这个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花瓶,顿时精美的花瓶就变成了一堆碎片。

听到了这个声音,外面的土匪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之后,不再犹豫,直接一窝蜂的就朝着里面冲去。

“江淮!你不要欺人太甚!”

乌金此刻惨兮兮的躺在地上,看着眼前明晃晃的额尖刀,眼睛里面不免有点畏惧。

“欺人太甚?难不成我还要饶你不成么?”江淮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手里面的剪刀朝着乌金的脸上轻轻一刺。

“别别别!”乌金看着泛着寒光的尖刀。

“当然,但是在我逃出生天之前,还是可以杀死你的!”江淮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你就是在找死!”

“你!”乌金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江淮,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畏惧,这才想起江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看着江淮说道:“江淮,你要干什么?”

乌金手上不由自主的摸到了手边的王八盒子。

“锃!”

这时候,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却直接扎在了乌金的手边,吓得乌金下意识的缩了缩手。

“奶奶的!”乌金吓了一跳,眼睛圆瞪,手里面顺手抽出了腰间的刀片,朝着江淮头顶上砍来。

江淮微微一笑,一个轻微的滑步,躲开了乌金的刺刀,眼睛之中有了一丝讥讽。

“铿!”

乌金知道眼前的江淮是个狠角色,所以,手上不敢有任何放松,手里面的砍刀铆足的力气直接朝着江淮身上砍去,但因为江淮躲开了,手里面的砍刀就直接深深的嵌到了聚仙楼里面的木质地板上面。

一声巨响瞬间就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外面乌沙洞的土匪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纷纷带着疑惑的眼朝里面张望着,想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土匪想要进去,但是想到了刚才乌金的样子之后,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敢进去。

“奶奶的!”乌金看到地上的砍刀,用力拉了来,但是却纹丝不动,顿时有点慌乱了。

江淮却不给乌金机会,直接一脚踹在了乌金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让乌金的身体像是一个人行炮弹一样,稀里哗啦的倒在了后面,带倒了一堆桌椅板凳。

“哗啦!”

乌金硕大的身体倒在一边的一个花瓶旁边之后,立刻就带倒了这个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花瓶,顿时精美的花瓶就变成了一堆碎片。

听到了这个声音,外面的土匪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之后,不再犹豫,直接一窝蜂的就朝着里面冲去。

“江淮!你不要欺人太甚!”

乌金此刻惨兮兮的躺在地上,看着眼前明晃晃的额尖刀,眼睛里面不免有点畏惧。

“欺人太甚?难不成我还要饶你不成么?”江淮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手里面的剪刀朝着乌金的脸上轻轻一刺。

“别别别!”乌金看着泛着寒光的尖刀。

“当然,但是在我逃出生天之前,还是可以杀死你的!”江淮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你就是在找死!”

“你!”乌金愣了一下,看着眼前的江淮,眼睛里面露出一丝畏惧,这才想起江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神,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看着江淮说道:“江淮,你要干什么?”

乌金手上不由自主的摸到了手边的王八盒子。

“锃!”

这时候,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却直接扎在了乌金的手边,吓得乌金下意识的缩了缩手。

“奶奶的!”乌金吓了一跳,眼睛圆瞪,手里面顺手抽出了腰间的刀片,朝着江淮头顶上砍来。

江淮微微一笑,一个轻微的滑步,躲开了乌金的刺刀,眼睛之中有了一丝讥讽。

“铿!”

乌金知道眼前的江淮是个狠角色,所以,手上不敢有任何放松,手里面的砍刀铆足的力气直接朝着江淮身上砍去,但因为江淮躲开了,手里面的砍刀就直接深深的嵌到了聚仙楼里面的木质地板上面。

一声巨响瞬间就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外面乌沙洞的土匪听到这样的声音之后,纷纷带着疑惑的眼朝里面张望着,想看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土匪想要进去,但是想到了刚才乌金的样子之后,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敢进去。

“奶奶的!”乌金看到地上的砍刀,用力拉了来,但是却纹丝不动,顿时有点慌乱了。

江淮却不给乌金机会,直接一脚踹在了乌金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让乌金的身体像是一个人行炮弹一样,稀里哗啦的倒在了后面,带倒了一堆桌椅板凳。

“哗啦!”

乌金硕大的身体倒在一边的一个花瓶旁边之后,立刻就带倒了这个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花瓶,顿时精美的花瓶就变成了一堆碎片。

听到了这个声音,外面的土匪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之后,不再犹豫,直接一窝蜂的就朝着里面冲去。

“江淮!你不要欺人太甚!”

乌金此刻惨兮兮的躺在地上,看着眼前明晃晃的额尖刀,眼睛里面不免有点畏惧。

“欺人太甚?难不成我还要饶你不成么?”江淮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手里面的剪刀朝着乌金的脸上轻轻一刺。

“别别别!”乌金看着泛着寒光的尖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